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Aug 20 2007

心里有數

我剛到臺灣不久那時候,慢慢發覺人家跟我講的話并沒有表面上的意思。 過了一段時間發現,如果想多了解這個社會的話, å¿…é ˆæ²ˆè€ƒæ…®å°æ–¹çœŸçœŸçš„æ„ç¾©ï¼Œ è€Œå¹¶ä¸æ˜¯ä»–å£é ­ä¸Šæ‰€è¬›çš„è©±ã€‚ 當然, 好朋友, 真真了解內心的朋友, 都例外, å› ç‚ºä»–å€‘ä¸ç”¨çŽ©é€™äº›æ¸¸æˆ²ã€‚ 我這邊寫的是社會上的一般人交流專用。

舉幾個例子好了: 當人家說 ‘喔, ä½ çš„ä¸­æ–‡å¥½å¥½ï¼â€™ 的時候, 我就知道我一定是剛剛犯了語言方面的錯誤。 不管是講錯音或文法不對, 我一聽到這句話就知道有錯的地方。 當人家不講我的國語怎樣的時候, 我大概可以放心, å› ç‚ºé€™ä»£è¡¨å°æ–¹åœ¨æ³¨æ„æˆ‘è¬›çš„æ„æ€ï¼Œ 而不只是注意我的口音和文法對不對。 當對方批評說我的國語很差的時候, 我更放心, å› ç‚ºé€™å€‹ä¸åªä»£è¡¨é€™å€‹äººæ ¹æœ¬ä¸æœƒå´‡æ´‹ï¼Œ 甚至代表講到一個讓對方不想思考的話題。

當人家對我莫一個地方說 â€˜ä½ é€²æ­¥å¾ˆå¤šï¼â€™ 的時候, ä»£è¡¨èªªæˆ‘ä¸ä½†æ ¹æœ¬æ²’æœ‰é€²æ­¥ï¼Œ 而且我依然做的很差, 差到讓對方想高枕無憂的安慰我。如果對方感覺到任何威脅的話, æ ¹æœ¬ä¸æœƒè¬›åˆ°é€™å¥è©±ã€‚

當對方跟我講說 â€˜ä½ å€‘ç¾Žåœ‹äººéƒ½…’ 的時候, 我就可以拋棄他下面所講的話, å› ç‚ºé€™å€‹äººåªæœƒæƒ³è¬›ä¸€äº›åˆ»æ¿å°è±¡è€Œå·²ã€‚å°¤å…¶æ˜¯â€˜ä½ å€‘éƒ½å¾ˆæ‡‚å¾—äº«å—ï¼â€™ 這句話真真的意義是 ‘我們都過得這么辛苦, ä½ å€‘æ€Žä¹ˆæ•¢åœ¨æˆ‘å€‘é¢å‰å‚²æ…¢çš„å±•ç¤ºä½ éŽçš„é‚£ä¹ˆèˆ’æœï¼çœŸçš„ä¸å…¬å¹³ï¼’ 還有一句: ’我可沒有那個美國時間‘, 也大概是同樣的意思。

當人家說 â€™ä½ å¥½åŽ²å®³â€˜ 的時候, 我就了解這個人把對我的標準放了很低, 如同一只狗突然站起來講話 ’好厲害!’。尤其是很簡單的事情, 簡單到如果自己小孩不會的話會罵飯桶。 â€˜ä½ æœƒç”¨ç­·å­ï¼Œ 好厲害!’ 或 â€˜ä½ æœƒè‡ªå·±åå…¬è»Šï¼Œ 好厲害!’ 或 â€˜ä½ ä½è‡ºç£x年了, 好厲害!’

各位讀者千萬不要以為我會為這些現象生氣或不爽。 寫這張只是代表一句話: 跟我講什么話都無所謂, åæ­£æˆ‘çŸ¥é“ä½ çš„æ„æ€ã€‚

posted by 潑猴 at 12:18 am  
Jun 22 2007

和老外講國語

前幾天在辦公室上班時, 接到一通電話, 對方講的國語有代滿明顯的外國腔。 雖然找的是我本人, 但他好像不曉得我是英語為母語。 我們聊了幾句之后, 他講到一些用國語表達有困難的事情, 就開始用英文, 所以我也跟著用英文。 他問的是關於拍片用燈光的問題, å› ç‚ºä»–æƒ³æ‹ä¸€éƒ¨çŸ­ç‰‡ï¼Œ 而且已經有一臺高級HD攝影機, 但是一盞燈也沒有。 æˆ‘å«ä»–åŽ»å…‰è¯å•†å ´æ‰¾æ‰¾çœ‹å°åž‹çš„æ”å½±æ©Ÿå°ˆç”¨çš„ç‡ˆæ‡‰è©²æ‰¾å¾—åˆ°ã€‚ä»–é›–ç„¶ç¹¼çºŒç”¨è‹±æ–‡ï¼Œ 還是吧幾句臺語放進去, 所以我就用臺語答他。

掛電話之后, 我覺得有點怪, 為什么跟我講國語和臺語?但是后來再想, 有何不可呢?畢竟我們兩個都在臺灣,而且他應該是其它部門的翻譯者, 所以雖然他語言能力還不到十分完美, 至少他應該滿會講。 反正只要他愿意的話, 我憑什么反對?我和其他外國朋友有時候也會講國語, 例如我大學同學Prince Roy。 但是跟熟人講比較沒有那所謂的 “比賽” 的感覺。 說實在, 很多在臺灣的老外超喜歡在某一些無聊方面比看誰最強, 例如誰在臺灣最久, 誰有臺灣女朋友, 誰跟臺灣人結婚, 誰的國語最標準, 誰的臺語最厲害, 誰有最 “當地” 的生活,等等之類。我并不是說打電話這位是這樣子,只是覺得有一點怪就是。

é€™ç¨®æƒ…å½¢æ‡‰è©²è¦çœ‹å ´æ‰€å§ã€‚ 畢竟我之前去美國舊金山的時候, 都跟臺灣人一起活動。 不管在住所, 餐廳, 買東西, 旅游,都跟華人在一起, éƒ½åœ¨ç”¨åœ‹èªžæºé€šã€‚ç”šè‡³åœ¨è¶…å¸‚è²·åƒçš„æ™‚å€™è¢«ç•¶åœ°äººå•èªªæˆ‘å€‘åˆ°åº•è¬›çš„æ˜¯ä»€ä¹ˆè©±ã€‚ç•¶æ™‚å€™æˆ‘å¾ˆé©šè¨çš„ç™¼ç¾è‡ªå·±åœ¨ç¾Žåœ‹å…©å€‹ç¦®æ‹œçš„æ™‚é–“æ ¹æœ¬æ²’æœ‰ç”¨åˆ°è‹±èªžã€‚ä½†æ˜¯å¦‚æžœé‡åˆ°ä¸æœƒè¬›åœ‹èªžçš„äººï¼Œ 我們還是會轉到英語。 除非不想讓他人知道我們將他的壞話 (哈哈, 開玩笑吧!)

也許有些人會轉來轉去, 甚至吧他會的語言都混在一起, 但是我并非其中之一。 我換語言象車子換檔一樣, 要明確的吧一個語言拿掉,在按裝另外一個。 或許我這個人腦袋有點慢吞吞的, 不太適合所謂的 “國際舞臺” 但是我寧可不要常常換語言。

posted by 潑猴 at 12:55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