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Feb 27 2008

愛國

éŽå¹´åŽ»æ±äº¬çŽ©äº†åå¹¾å¤©ï¼Œã€€å›žä¾†ä¹‹åŽå°±å¾—äº†è »åš´é‡çš„é¼»ç«‡ç‚Žï¼Œ ç—…äº†å¿«å…©å€‹ç¦®æ‹œï¼Œã€€å› ç‚ºè—¥ç‰©çš„é—œç³»æ„Ÿè¦ºæ˜è¿·äº†å¾ˆä¹…ã€‚ 現在應該快好了, è‡³å°‘æŠ—ç”Ÿç´ å¿«åƒå®Œäº†ã€‚

æ˜¨å¤©ä¸­åˆåŽ»å¸‚æ”¿åºœæŽ¥å—è‡ºåŒ—ç•«åˆŠçš„è¨ªå•ï¼Œã€€å¤§æ¦‚å››æœˆæœƒå‡ºä¾†ã€‚è¨˜è€…å•äº†ä¸å°‘å•é¡Œï¼Œç„¶åŽä»¥æˆ‘çš„ç¶“é©—å­¸ä¾†çš„åæ‡‰æ˜¯ä¸èƒ½æ€è€ƒï¼Œã€€è€Œä¸€å®šè¦é¦¬ä¸Šå›žç­”å•é¡Œï¼Œã€€å› ç‚ºå¦‚æžœå°æ–¹çœ‹åˆ°ä¸€å€‹è€å¤–æ²’æœ‰é¦¬ä¸Šå›žç­”å°±æœƒä»¥ç‚ºæˆ‘ä¸€å®šæ˜¯è½ä¸æ‡‚å¥¹çš„è©±ï¼ˆæ²’æƒ³åˆ°æœ¬åœ°äººé‚„æœ‰å¤šä¸€é»žçš„ç©ºé–“å¯ä»¥æ€è€ƒå•é¡Œå§ï¼ï¼‰ã€‚ã€€ä½†æ˜¯å•åˆ°â€˜ä½ è¦ºå¾—ä½ æœ‰æ²’æœ‰èžå…¥é€™å€‹ç¤¾æœƒå—Žâ€™ã€€çš„æ™‚å€™å°±çœŸçš„æ²’è©±è¬›ã€‚ã€€æ€Žä¹ˆå¯èƒ½åˆ°ç¾åœ¨é‚„æ²’æœ‰èžå…¥åˆ°é€™å€‹ç¤¾æœƒï¼Ÿã€€ä½†æ˜¯æˆ‘çš„ç¢ºå¸¸å¸¸è¢«é‚£äº›äººå•é¡žä¼¼çš„å•é¡Œã€‚

我在日本的時候常常在那邊逛街, 邊走邊想, 為什么日本很多方面做的比臺灣好?命名有一樣的可能性。 我并不是講科技上或政治方面的抽象話題, 而是具體日常生活上的問題。 但是在怎么想都一定回到兩個字:愛國

é©šè¨å§ï¼Ÿã€€æˆ‘çŸ¥é“é€™å…©å€‹å­—å·²ç¶“è¢«çˆ­è«–åˆ°æ²’æœ‰äººè¨˜å¾—åŽŸæœ¬æ„æ€ï¼Œã€€ä½†æ˜¯å¦‚æžœä½ åŽ»è½è½ä¸€äº›åœ‹å¤–çš„é ˜å°Žè€…æ¼”è¬›é‡Œé¢ï¼Œã€€æ‡‰è©²æœƒæ³¨æ„åˆ°ä¸€é»žï¼šä»–å€‘å¸¸å¸¸æåˆ°ä»–é‚£é‚Šåœ‹æ°‘çš„ç¾©å‹™ã€‚ ä½†è‡ºç£åè€Œå°â€˜å…¬æ°‘ç¾©å‹™â€™é€™å››å€‹å­—ç•¶ç„¶æœ‰å·¨å¤§çš„åæ„Ÿã€‚è‡ºç£çš„é ˜å°Žè€…è¿‘å¹¾å¹´éƒ½å¼·èª¿éŽåŽ»çš„æ®˜äº‹ï¼Œ 想把臺灣變成專門受害者國家。結果,現在的社會變成了一種 ‘不關我的事’ 的現象。再嚴重會惡化成一種 ‘我不用去想任何事情’ 的社會。

對不起, 我又講了太抽象化了一點。 大家都聽過,東京的街上很整齊, 沒有人亂擺東西, 沒有什么狗屎。 買東西, 做事情都很方便。 但是有沒有人想過為什么?這些事情并不能全部放在政府的門口。 也不能說什么‘國際觀’的藉口; 日本人的英文其實超爛, 但是至少他們看到一幅白色面孔不會像臺灣人躲在柜臺下面, 而會很有信心地說出自己的語言。 常常聽到人說 ‘臺灣人公德心很差’, 但是很少聽到第二句話不是 ‘沒辦法’ 三個字。

怎么會這樣呢? è²¬ä»»ã€‚ä¿¡å¿ƒã€‚æ„›åœ‹ã€‚ç•¶æˆ‘å•ä½ æ„›ä¸æ„›åœ‹æ™‚ï¼Œ æˆ‘æ ¹æœ¬ä¸åœ¨ä¹Žä½ çš„æ”¿æ²»ç«‹å ´ã€‚ æˆ‘åè€Œæƒ³çŸ¥é“ä½ ç‚ºé€™å€‹åœ‹å®¶ï¼Œ 為這個社會, ç‚ºä½ æ—é‚Šçš„é™Œç”Ÿäººæœ‰åšå‡ºä»€ä¹ˆäº‹æƒ…ï¼Ÿ æˆ‘ä¹Ÿä¸æƒ³è½åˆ°åƒåŠ äº†ä»€ä¹ˆå§”å“¡æœƒæˆ–æå‡ºä¾†å¤šå°‘éŒ¢äº†ã€‚çœäº†å§ã€‚

事實上, 這個問題超簡單: ä½ æ‰€çœ‹åˆ°çš„è‡ºç£ï¼Œ å°±æ˜¯è‡ºç£äººå‰µé€ çš„ã€‚ 誰愛國? 不是那些一直喊口號的人, 也不是那些移民到國外不管的人。 æ”¹å–„è‡ºç£çš„äººå’Œç ´å£žè‡ºç£çš„äººå°±åœ¨ä½ æ—é‚Šï¼Œ ä¹Ÿå¯èƒ½é›¢ä½ æ›´è¿‘ã€‚ ä½ æˆ‘æ‰€æŠ±æ€¨çš„äº‹æƒ…æœ‰å¤šå°‘æ˜¯è‡ªå·±åšå‡ºä¾†çš„äº‹æƒ…ï¼Ÿåªæœ‰ä¸€å€‹ç­”æ¡ˆï¼šç™¾åˆ†ä¹‹ä¸€ç™¾ã€‚ä½ æˆ‘åšä»€ä¹ˆæ¨£çš„äººå°±æœƒè®Šæˆä»€ä¹ˆæ¨£çš„åœ‹å®¶ã€‚

é¸èˆ‰å¿«åˆ°äº†ã€‚ã€€æˆ‘å¯ä¸ç®¡ä½ èªç‚ºè‡ºç£æ‡‰è©²ç”¨ä»€ä¹ˆåå­—å…¥è¯æˆ–æ˜¯ç”¨ä»€ä¹ˆé¡è‰²çš„åœ‹æ——ã€‚ã€€å¦‚æžœä½ çœŸçš„æ„›è‡ºç£çš„è©±ï¼Œã€€å°±é–‹å§‹æŠŠè‡ºç£å¼„æˆä¸€å€‹å€¼å¾—æ„›çš„åœ°æ–¹ã€‚é—œéµåœ¨é€™ã€‚ã€€æ²’æœ‰ç¬¬äºŒå€‹è¾¦æ³•ã€‚

posted by 潑猴 at 7:24 am  
Nov 16 2007

回來水簾洞

組我房子的朋友前一陣子透過網路認識到了一位 ‘一鍵鐘情’ 的男朋友, 后來決定搬回去美國, 不住我的房子。 所以我從那間又大又亮的房間搬回來我小小的’水簾洞’。我搬回來之前利用空房的時間好好的從新刷漆, 把地毯拿出去洗, 窗簾換新的。 今天可以說差不多終于弄好了, 但是還有一些東西還需要丟掉。

我這間房子的環繞聲音還沒從新習慣。 包含隔壁的電梯開開關關的聲音, 樓上 (還是樓下?) 的洗衣機的聲音, 附近白癡養的小狗一直放在家里不管而哭泣的聲音…可能再過一陣子會變成下意識里面的東西。 至少希望如此。

我們樂團終于出唱片了! 上上禮拜在華山文化中心有開唱片的派對和表演, å¹¾ç™¾å€‹è§€çœ¾ç”±ä¾†åƒåŠ ã€‚ 感覺上是做了一件大事一樣。 下一步就是把電影剪好, 再來是出書的英文版。 還有一些跟旅游有關的目標。做不完的事情, 生活上的樂趣真的無窮。

è‡ºç£ç›®å‰çš„ç¤¾æœƒè¶Šé è¿‘é¸èˆ‰è¶Šå¥‡æ€ªã€‚ç¾åœ¨é›–ç„¶ç¶“æ¿Ÿå¾ˆå·®ï¼Œ 大家薪水好幾年沒有長, 而物價卻提高, 但是一提到, æœƒè¢«æ³›ç¶ äººç½µèªªä½ åœ¨æ‰¹è©•æ”¿é»¨ã€‚ 天啊。政黨說要拿國民黨的財產, 但是政黨把自己的錢花在哪里? è²· ‘臺灣入聯合國’ çš„å¤§å­—å ±ï¼ä½†æ˜¯åœ‹æ°‘é»¨ä¹Ÿä¸æ˜¯å¾ˆå®Œç¾Žï¼Œä¸€ç›´çŒ¶è±«ä¸æ±ºå®ƒè²¡ç”¢çš„å•é¡Œï¼Œ 把連戰的抱怨還當真。馬英九如果有種做黨主席, 就當主席吧, 勇敢的實行改革, 吧國民黨好好的代入二十一世紀。 那些帶老套的富翁可不用理會吧。

但是我認為最好笑的是:如果真的要跟中共統一的話, 臺灣應該先變成一個貧窮, 沒有國際觀, 不尊重法律, 政治比現實生活重要的亂地方。 ä½ èªªï¼Œ 哪一個檔最像?

posted by 潑猴 at 1:34 am  
Jun 29 2007

放犯人

ricebomberå‰ä¸€é™£å­åœ¨ä¾¿åˆ©å•†åº—çœ‹å ±ç´™çœ‹åˆ°ä¸Šé¢ä¸€å¼µç…§ç‰‡ï¼Œ è¦ºå¾—é‡Œé¢çš„ç”·ç”Ÿè »å¸¥ã€‚çœ‹ä¸‹åŽ»ï¼Œ 竟然發現那位帥哥就是所謂的 “白米炸彈客”, 楊儒門。 好奇怪, 我怎么會喜歡那些壞人的樣子呢?還記得當年好喜歡陳進興的模樣…開玩笑吧。

講實在, æˆ‘èªç‚ºé™³æ°´æ‰æ”¾äº†æ¥Šå„’é–€çµ¦é€™å€‹ç¤¾æœƒä¸€å€‹è »å±éšªçš„å…ˆä¾‹ï¼Œ 意思就是說, åªè¦ä½ èªç‚ºä½ çš„ç›®çš„æ˜¯æ­£ç¢ºçš„è©±ï¼Œ ä½ å¯ä»¥ä¸æ“‡æ‰‹æ®µçš„åŽ»å®Œæˆã€‚ 不用管法律或安全的問題。 ä½ ä¸å–œæ­¡å°±æ‹¼å‘½çš„æ”»æ“Šå°±æ²’éŒ¯ã€‚ 雖然我看到這個事件感到失望, 但是并不會驚訝, å› ç‚ºé€™å€‹ç¤¾æœƒæœ¬ä¾†å°±ä¸åƒå…¶ä»–ç™¼å±•å„ªå…ˆåœ‹å®¶çš„ “法禮請” 的社會, 而比較象一個 “清禮法” 的無政府注意國家。當陳水扁上臺那時候, 很多人認為他會帶來一個大的轉變, 清除一些比較老舊的思想, 但是這八年來, åªçœ‹åˆ°æ°‘é€²é»¨æ–½è¡Œèˆ‡å‰æ”¿åºœä¸€æ¨¡ä¸€æ¨£çš„æ”¿ç­–ã€‚å¥½ç¬‘çš„ï¼Œæ˜¯é€™æ®µéƒ½æ˜¯åˆ©ç”¨å‚³çµ±ä¸­åœ‹åšæ³•è­‰æ˜Žè‡ªå·±æ ¹ä¸­åœ‹æ¯«ç„¡é—œç³»ï¼ 名字改來改去, 在立法院遇到不爽的法案就象小孩子暴力鬧事。為什么? å› ç‚ºåœ¨é€™å€‹ç¤¾æœƒï¼Œ åªè¦ä½ èªç‚ºä½ çš„ç›®çš„æ˜¯æ­£ç¢ºçš„ï¼Œ å°ä½ ä¾†è¬›ï¼Œ æ ¹æœ¬æ²’æœ‰æ³•å¾‹æ–¹é¢çš„é™åˆ¶ã€‚

æˆ‘è‡ªå·±èªç‚ºæ¥Šå„’é–€é—œå¿ƒè¾²å¤«æ ¹æœ¬æ²’æœ‰éŒ¯ã€‚ 但是我不能贊成他的做法。 ä½ èªªé‚£å€‹ç‚¸è—¥æ²’æœ‰å¤šå°‘ï¼Ÿ é‚£é›£é“ä½ çš„å°å­©åœ¨è¡—ä¸Šæ’¿åˆ°ä½ å°±æ”¾å¿ƒå—Žï¼ŸçŠ¯ç½ªçš„äººå°±æ˜¯çŠ¯äººï¼Œ 不管他的理由如何, 也不管他長得怎么樣。

posted by 潑猴 at 6:13 am  
Mar 16 2004

313

有一個新的短片, å°±æ˜¯é‚£å¤©åŽ»åƒåŠ åœ‹æ°‘é»¨313éŠè¡Œæ‹çš„é¡é ­. 昨天的事情給了我一肚子的氣, 一致到現在. 我發現支持民進黨的朋友比較會怪我, 但是支持國民黨的朋友會怪民進黨…我個人覺得雙方可能都有責任, 都有做錯一些事情. 我本來就不應該拍他們的廣告, 但是他們也不應該想控制我的行為.

posted by 潑猴 at 5:43 pm  
Mar 16 2004

遊行

昨天晚上跟一位民進黨黨團代表談我在313遊行出現的事件. 談話的內容不能公開講, 除非我想被告. æˆ‘å¯ä»¥èªªå› ç‚ºé»¨åœ˜ä»£è¡¨çš„æ…‹åº¦, 我現在比以前更討厭民進黨. å¦‚æžœä½ èªç‚ºæ°‘é€²é»¨æ¯”ä»¥å‰çš„åœ‹æ°‘é»¨æˆ–å…±ç”¢é»¨é–‹æ”¾è‡ªç”±çš„è©±, é‚£å°±æ­å–œä½ æˆç‚ºæ­£å¼çš„æ”¶é¨™è€….

posted by 潑猴 at 2:57 am  
Mar 14 2004

黨部

æˆ‘æ˜¨å¤©åŽ»åƒåŠ 313國民黨大遊行, 後來在國民黨黨部看朋友時, 被一些記者訪問到…後來他們把我的話剪成有一點恐怖的樣子…ä¹Ÿå ±èªªæ°‘é€²é»¨ä¸æŽ’é™¤å‘Šæˆ‘, 但是那是媒體講的, 不是事實. 怎麼可能呢? 我也沒有違法, 怎麼能控制我去哪裡講甚麼呢? 好奇怪. 既然聽說高雄有一位美國人也跟我一樣移民到台灣來, 現在在推廣阿扁. 這世界越來越怪.

posted by 潑猴 at 5:38 pm  
Mar 04 2004

廣告

我幫藍月拍的廣告已經上電視跟網路了. 自己看到了以後感覺有點尷尬, å› ç‚ºæˆ‘æœ¬ä¾†æ²’æƒ³åˆ°æœƒé‚£éº¼æ”¿æ²»åŒ–. 話說回來, 它本來就是一個政治上的東西, 這沒甚麼好驚訝的. 唯一反對的鏡是最後面有’陳水遍’三個子出現. 說實在, 最後甚麼黨都可以出現, 並不會影響到片段的內涵. 但是來不及, 大家都在看它, 親朋好友都在怪我為了一點錢出賣自己的原則. æˆ‘åè€Œé€™å¹¾å¤©æ•…æ„å¸¶è‘—é¦¬æ‡‰ä¹ç«¶é¸éƒ¨è³£çš„é ­å·¾, 儘量平衡自己的良心.

posted by 潑猴 at 7:24 am  
Sep 08 2003

大行動

週末有兩個大行動, 一個是’台灣正名’, 就是想把’中華民國’的名字改為’台灣’而已. 另外個是反台獨的行動. æˆ‘å¯ä¸ç®¡ä½ æ€Žéº¼æƒ³, 但是我很討厭那些從國外回來的’華僑’åƒåŠ é€™äº›æ´»å‹•. å¦‚æžœä½ è¦å…¬é–‹å®£ä½ˆå°ç£ç¨ç«‹çš„è©±, ä½ ä¹Ÿå¿…é ˆè¦æŽ¥å—å®ƒçš„å¾Œæžœ. æˆ‘è¦ºå¾—é‚£äº›å–œæ­¡æµªæ¼«å°ç¨çš„è€å¤–èˆ‡è¯åƒ‘æ ¹æœ¬ä¸æ‡‰è©²ç®¡é€™äº›äº‹æƒ…. é€™é‚Šæ ¹æœ¬æ²’ä»–å€‘çš„äº‹. ä½ çš„é›™è…³è‹¥ç«™åœ¨å°ç£, é‚£æˆ‘å°±æœƒè½ä½ èªªçš„è©±. ä¸ç„¶ä½ æœ€å¥½å°±ä¹–ä¹–ä¸è¦è¬›å‡ºä¾†.

posted by 潑猴 at 9:04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