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May 18 2009

近半年

2009年已經快要過一半了, 好久沒有在這寫東西。 繁瑣的電影剪輯暫告一段落, æœ€è¿‘åˆé–‹å§‹ç·¨è¼¯å°ç£é¥…é ­ç¾Žåœ‹å…µçš„è‹±æ–‡æ¿ï¼Œ 試圖準備在國外出版。 另外, 這一陣子又開始跟另一個新的樂團合作。 é›–ç„¶éŸ³æ¨‚è¡¨æ¼”çš„å½¢æ…‹èˆ‡é¢¨æ ¼ç•°æ–¼ä»¥å¾€çš„è¡¨æ¼”ï¼Œ ä½†æ˜¯è‡³å°‘å¯ä»¥èªè­˜ä¸€äº›æ–°æœ‹å‹åŠç›¸äº’åˆ‡ç£‹ä¸åŒæ›²é¢¨çš„æ–°é ˜åŸŸ 。

今年春天氣溫似乎比較緩和一點, 以往忽冷忽熱的現象已減少許多, 但是這幾天的天氣又悶悶的。 昨天晚上打完羽球後,請了一些球友到我家來坐的時候, 突然有一位球友看到一隻我平日最恐懼的蟑螂, 經過一陣追殺,但是最後它還是逃的無影無蹤。 今天早上準備把所有角落的蟑螂屋換掉。 è€é¼ ä¹Ÿå¥½ï¼ŒèžžèŸ»ä¹Ÿå¥½ï¼Œ 壁虎都受歡迎, 但是蟑螂我是忍不住一定要消除。

照片已經嚴重的落後。 我簡直是照得太多, 沒有太多的美國時間去處理那麼多的照片。 åŠ ä¸Šæœ€è¿‘å­¸ä¸€äº›photoshop技巧之後, èŠ±åœ¨ç·¨ä¿®ç…§ç‰‡çš„æ™‚é–“åˆå¢žåŠ ä¸å°‘ã€‚æˆ‘çœ‹åªæœ‰ä¸€å€‹è§£æ±ºæ–¹æ³•…….就是 å°è‡ªå·±çš„ä½œå“æ›´åŠ æŒ‘å‰”ï¼Œ ç¨å¾®ä¸åˆæ ¼çš„ä½œå“æš«æ™‚ä¸åŽ»ç†æœƒã€‚ 還好, 前一陣子買的萊卡m6機身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適合的35mm或50mmé¡é ­ã€‚ 連過年去法國、西班牙的照片都還沒有貼上去。 更何況在那裡拍的旅遊影片就不用想了。

雖然今年過年才出國, 但最近又想出國玩幾天。 每次出國都是為了配合過年的長假,這次絕對不要再選擇冷冷的天氣出國, 不然每次身體都包的像一隻北極熊一樣去玩!明年打算去寮國看看王子同學, 但是今年還是想去附近的日本島或是香港逛街走巷。

今早收到大姊的信, 說她已經受不了我們父母的對待, 問我的意見。 å› ç‚ºæˆ‘å’Œæˆ‘å“¥éƒ½å·²ç¶“é€ƒé›¢è·Ÿçˆ¶æ¯äº¤é›†çš„æ„å¿µï¼Œ 只能告訴大姊有些事情是無藥可救。 雖然我們三個都想要跟父母保持很溫暖的關係, ä½†æ˜¯é•·ä¹…ä»¥ä¾†çš„ç¶“é©—è®“æˆ‘å€‘å¿…é ˆåŽ»é¢å°é€™å€‹äº‹å¯¦ã€‚ 很多台灣朋友會唸我這點, å› ç‚ºåœ¨å°ç£ä¸€èˆ¬å®¶åº­æ•™è‚²ç’°å¢ƒé«”åˆ¶ä¸‹çš„å°å­©ï¼Œå¯§é¡˜æŽ¥å—ä¸€è¼©å­çš„è‹¦ï¼Œè€Œä¸é¡˜æ„æ‹‹æ£„è·Ÿçˆ¶æ¯çš„é—œä¿‚ï¼Œ 但是在這裡我得承認,有些方面是不能跟絕大部分台灣人同步走。

posted by 潑猴 at 11:52 pm  
Dec 12 2008

野草屎

我家后面有一座山叫做和美山。 我平常每天早上會爬上去練拳, 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 欣賞美景,動動身體等。 那個步道常常有人在走, 但是晚上常常看到一群年輕人騎著機車上去,背一些東西,也不知道干什么。

現在知道了:

草莓屎

他們懶得自己爬上去, 懶得把垃圾丟到垃圾桶里面, 懶得做任何環保的動作。 果然是標準的’草莓‘。 但是除了懶惰以外, 他們笨到什么地步呢? 他們竟然把烤肉的火點燃在木板上! 懶歸懶, 但是這些白癡真是腦子長了芒果了。 哎, 難道這就是我們這國家的未來嗎? 真是難以相信。 我以前就說過, 大家所看到的臺灣就是所有的臺灣人做出來的。再怎么說, 最后只能怪我們自己。

posted by 潑猴 at 3:50 am  
Aug 25 2008

減碳之道理

æœ€è¿‘å› ç‚ºä¸­ç§‹ç¯€çš„ä¾†é ˜è¨±å¤šäººåœ¨å»ºè­°å¤§å®¶ä¸è¦çƒ¤è‚‰ï¼ŒåŽŸå› æ˜¯ç‚ºäº†å¥åº·å’Œæ¸›ç¢³çš„ä½œç”¨ã€‚ 但是想想看, 中秋節一年一次, 但是燒近紙幾乎每天都在燒。 æˆ‘æœ‹å‹å¯„äº†é€™ç¯‡æ–‡ç« ï¼Œ 很有趣:

“燒衣紙的起源,居然是紙商的促銷宣傳伎倆﹗

æ•…äº‹æ˜¯é€™æ¨£çš„ï¸°æ±æ¼¢æ™‚ä»£çš„è”¡å€«ï¼Œæ˜¯ç´™å¼µçš„ç™¼æ˜Žäººï¼Œä»–æ†‘è‘—ç¨æœ‰çš„æŠ€è¡“ï¼Œé–‹è¾¦äº†ä¸€é–“é€ ç´™å» ã€‚ä¸€å€‹å§“å°¤çš„ç§€æ‰ï¼Œè‹¦è®€å¤šå¹´ä»è€ƒä¸ä¸Šèˆ‰äººï¼Œåªå¥½è½‰è¡Œï¼Œç•¶äº†è”¡å€«çš„é–€å¾’ï¼Œå­¸ç¿’åšç´™çš„æŠ€è¡“ã€‚è”¡å€«æ­»å¾Œï¼Œå°¤ç§€æ‰ç¹¼æ‰¿å…¶ç´™å» ã€‚å„˜ç®¡ç•¶äº†è€é—†ï¼Œä½†ç´™å¼µåœ¨é‚£æ™‚ä»£æ˜¯æ–°çŽ©æ„ï¼Œç”¨çš„äººä¸å¤šï¼Œæœ‰éŒ¢äººå¯«å­—ï¼Œç”¨çš„ä»æ˜¯ç«¹ç°¡æˆ–çµ¹å¸ƒï¼Œä¸€èˆ¬è€ç™¾å§“ï¼Œæ›´ä¸æœƒèŠ±éŒ¢è²·ç´™ã€‚å°¤ç§€æ‰çš„ç´™è³£ä¸å‡ºåŽ»ï¼Œç”Ÿæ´»æ¥µç‚ºå›°è‹¦ã€‚

不久,為營業額發愁的尤秀才,憋出病來,不久就一命嗚呼。他妻子哭得死去活來,卻礙於家境清貧,買不起陪葬品,就乾脆把滯銷的紙張,一把火燒掉,當成陪葬﹗

尤家於是找了個人,每天在尤秀才的靈前燒紙,燒到第三天,秀才忽然「翻生」,更大叫︰「快燒紙給我﹗」街坊以為是屍變,均大驚走避。尤秀才這才娓娓解釋,燒掉的白紙,去到了地府,全變成銀紙﹗他藉此跟閻王贖身,獲釋放回陽間,可以繼續做人﹗

äººæ­»ç„‰èƒ½å¾©ç”Ÿï¼Œé€™ä¸éŽæ˜¯ç§€æ‰èˆ‡å¦»å­åˆè¬€çš„è©­è¨ˆï¹—ç„¶è€Œï¼Œè¡—åŠéƒ½ä¿¡ä»¥ç‚ºçœŸï¼Œæ­¤ç¿’ä¿—æ–¼æ˜¯æµå‚³é–‹åŽ»ã€‚æœ‰ä½å¯Œç¿ä¸ä»¥ç‚ºç„¶ï¼Œè³ªç–‘ç”¨çœŸé‡‘ç™½éŠ€é™ªè‘¬ï¼Œè±ˆä¸æ›´å¯¦åœ¨ï¹–å°¤ç§€æ‰æžœæœ‰æ€¥æ‰ï¼Œå³æŒ‡å‡ºå¢“ä¸­é™ªè‘¬çš„é‡‘éŠ€ï¼Œæ•¸åå¹´å¾Œé–‹æ£ºï¼Œä¾ç„¶æ˜¯å®Œå¥½ç„¡ç¼ºï¼Œé€™ä»£è¡¨äº†ï¹•ã€Œç¥–å…ˆå¸¶ä¸èµ°ã€ï¼Œåªæœ‰æ˜¯ç‡’æŽ‰çš„ç´™éŒ¢ï¼Œæ‰å¯åˆ°é”åœ°åºœï¹—è‡ªæ­¤ï¼Œå°¤ç§€æ‰çš„ç´™å» ç”Ÿæ„æ»”æ»”ã€‚æ•…äº‹æœ‰å¦ä¸€ç‰ˆæœ¬ï¼Œæƒ…ç¯€å¤§åŒå°ç•°ï¼Œåªæ˜¯ä¸»è§’è®Šæˆäº†è”¡å€«çš„å¼Ÿå¼Ÿè”¡èŽ«ï¼Œè€Œã€Œè£æ­»çŸ£çš„æ˜¯è”¡èŽ«çš„å¦»å­ï¹—æ•…äº‹èªªï¼Œå¼Ÿå¼Ÿçš„é€ ç´™æŠ€è¡“æ²’æœ‰å“¥å“¥èˆ¬åˆ°å®¶ï¼Œåªå¾—ç”¨é€™æ€ªæ‹›é¨™äººè²·ç´™ï¹—

æ˜¯è€¶ï¹–éžè€¶ï¹–å››åƒå¹´æ–‡åŒ–ï¼Œå› ç‡’è¡£è€Œã€Œç¿»ç”Ÿã€çš„åªæœ‰ä¸€äººï¼ˆä¹Ÿåªæ˜¯ç”Ÿæ„ç¿»ç”Ÿï¼‰ï¼Œç¿’ä¿—ç«Ÿæµå‚³åƒå¤ï¼Œæ²’äººæ‡·ç–‘ï¼ŒçœŸæ€ªäº‹ä¹Ÿï¹—â€

可惜的是, å› ç‚ºæˆ‘é€™å¼µè‡‰ï¼Œ 每次提起這個話題時, 回答只有一個: â€œä½ å€‘ä¸æœƒäº†è§£æˆ‘å€‘è‡ºç£äººçš„ç¿’ä¿—ï¼â€ 所以,我只能講一句話: 燒金紙時, é †ä¾¿è·Ÿç¥–å…ˆè¦æ±‚ä¸€å€‹å¥åº·ï¼Œ 空氣新鮮, 環保的環境, å› ç‚ºä½ çš„ä½œç‚ºï¼Œ 恐怕將會很需要這方面的幫忙。

posted by 潑猴 at 11:10 pm  
May 14 2008

永豐銀行

äº¤äº†ä¸‰å¹´åŠçš„æˆ¿å±‹è²¸æ¬¾ä¾†è¶Šä¾†è¶Šé‡ï¼Œæ‰€ä»¥æˆ‘æœ€è¿‘é–‹å§‹ç ”ç©¶é™ä½Žä¹‹æ–¹æ³•ï¼Œ 例如調利率, 換方案或換銀行等等之類。 原來的永豐銀行專員, 陳小姐, 有跟我通過好幾次電話之后, 就叫我過去本行跟他們協調, 討論幾個方案看看。 但是我今天中午抽了空過去的時候, 發現樓下服務臺沒半個人影, 所以我打電話給陳小姐。

她透過電話叫我右轉進去辦公室。 我走進去時,里面的人都傻傻的看著我。 “請問 陳XX小姐在嗎?” 我一問, 那些工作人員就開始笑起來。 后來盡量掩飾表情好愕然的陳小姐就出現, 而叫我坐在附近的辦公桌等她。

員工笑完了之后, é™³å°å§èµ°éŽä¾†å•ï¼šâ€œä½ æœ‰èº«ä»½è­‰å—Žï¼Ÿâ€ 雖然她是我的專員, 也應該知道我的那些細節, æ„Ÿè¦ºå¥½åƒæ ¹æœ¬ä¸èªè­˜ã€‚ 跟電話中的情形差多了。 本來期待的好利率也沒有呈現。她先說我如果把我所投資的基金之類的淺給他們管, 低利率就比較有可能實現。但當我說無法這樣轉, 她只說一些沒怎樣, 好不到哪里去的數字, 然后說會再打電話跟我講一些比較明確的數字。跟她講別家銀行的方案, 她表情是半信半疑。銀行與客人的關系好像變成了一個拉鋸戰一樣。

æœ€åŽå¥¹å•æˆ‘ï¼šâ€œä½ æœ€è¿‘æœƒé›¢é–‹è‡ºç£å—Žï¼Ÿâ€ é€™å•é¡ŒçœŸè®“æˆ‘ä¸ç¦å¿ƒé‡Œåœ¨æƒ³ï¼Œä½ å€‘çœŸçš„é‚£ä¹ˆè¨ŽåŽ­æˆ‘é€™å€‹å®¢äººçš„ç”Ÿæ„å—Žï¼Ÿ

posted by 潑猴 at 7:44 am  
Jan 30 2008

逃避的計劃

travelç‚ºäº†é€ƒé¿ç¢§æ½­æ¯å¹´éŽå¹´äºŒåå››å€‹å°æ™‚ç¿’æ…£æ”¾å·æµä¸æ¯çš„ç‚®å¼•èµ·çš„çš„å¤œæœªçœ ä¸–ç•Œï¼Œ 我今年過年就決定去日本玩。 å› ç‚ºé‚£é‚Šçš„å¤©æ°£å¯èƒ½éžå¸¸å†·ï¼Œ 而且我很喜歡在大都市拍照, 所以兩個禮拜前買了東京來回票一張, äºŒæœˆä¸€æ—¥åŽ»åäºŒæ—¥å›žè‡ºã€‚è·Ÿå¤©æ°£å†·æœ‰ä»€ä¹ˆé—œç³»å‘¢ï¼Ÿå› ç‚ºæˆ‘çŒœé‚£é‚Šå¦‚æžœçœŸçš„å—ä¸äº†çš„è©±ï¼Œå¯èƒ½æœƒæƒ³è‡¨æ™‚æ‰¾ä¸€äº›å®¤å…§å»£å ´é¿é›£ä¸€ä¸‹ã€€ï¼ˆè€æ˜¯åœ¨é€ƒé¿çš„æ„Ÿè¦ºï¼‰ã€‚å› ç‚ºæº–å‚™åŽ»æ—…æ¸¸çš„é—œç³»ï¼Œã€€æˆ‘å·²ç¶“è²·äº†ä¸€äº›æ—…æ¸¸ç”¨çš„æ±è¥¿ï¼Œã€€ä¾‹å¦‚æ–°çš„èƒŒåŒ…ï¼Œã€€æ–°çš„å¤–å¥—ï¼Œã€€ç›¸æ©Ÿçš„è®€å¡æ©Ÿï¼Œã€€éž‹å­ï¼Œã€€ç­‰æ±è¥¿ã€‚ã€€éž‹å­æ˜¯å› ç‚ºæˆ‘ç¾åœ¨ç©¿çš„éž‹èµ°è·¯çš„æ™‚å€™è€æ˜¯åœ¨å‡ºä¸€ç¨®å¥‡æ€ªçš„è²éŸ³ï¼Œã€€è±¡å°å­©å­ç©¿çš„éž‹ï¼Œã€€ä½†æ˜¯æˆ‘ä¸€è²·æ–°çš„éž‹å­ä¹‹åŽï¼Œã€€èˆŠçš„é¦¬ä¸Šå®‰éœä¸‹ä¾†ã€‚ã€€çœŸå¯ç¬‘ã€‚èŽ«éžæ˜¯èˆŠçš„å«‰å¦’æ–°çš„è€Œå› æ­¤åæ˜ ä¹Ÿä¸ä¸€å®šã€‚

æˆ‘å€‘æ¨‚åœ˜ä¸Šç¦®æ‹œå…­æ™šä¸Šåœ¨å®‰å’Œè·¯å··å­é‡Œé¢åœ°ä¸‹å®¤çš„é…’å§ï¼³ï½ï½ï½ï½ˆï½è¡¨æ¼”ã€‚ã€€é‡Œé¢çš„æ°£æ°›å¾ˆä¸è³´ï¼Œã€€æœ€åŽè§€çœ¾éƒ½åœ¨æˆ‘å€‘å‰é¢è·³èˆžã€‚ã€€åŽä¾†æœ‰ä¸€ä½æˆ´å¸½å­çš„é»‘äººå°å§è´Šç¾Žæˆ‘å½ˆçš„ç›†å­ã€‚ã€€é‚£æ™‚å€™å·²ç¶“å¾ˆæ™šï¼Œã€€å›žå®¶å·²ç¶“å¿«å››é»žäº†ï¼Œã€€è€Œä¸”ç¬¬äºŒå¤©è¦åŽ»æœ‹å‹å®¶éŒ„éŸ³ã€‚ã€€éŒ„éŸ³ä¹‹åŽè·‘åŽ»ä¸€å®¶å“ˆçˆ¾æ¿±é¤å»³è·Ÿï¼°ï½’ï½‰ï½Žï½ƒï½…ã€€ï¼²ï½ï½™ï¼Œï¼³ï½ï½‰ï½ƒï½™ã€€ï¼§ï½‰ï½’ï½Œï¼Œï¼­ï½ï½’ï½‹å’Œï¼·ï½ï½™ï½Žï½…åƒé£¯ã€‚ã€€é‚£é‚Šçš„èœçœŸä¸éŒ¯åƒï¼Œã€€é›–ç„¶æˆ‘æ²’è¾¦æ³•åƒè¾£ã€‚é€™æ™‚å€™æˆ‘çœŸçš„å¾ˆç´¯ï¼Œã€€ä½†æ˜¯é‚„è·Ÿä»–å€‘åŽ»å¦å¤–ä¸€å®¶æ–°é–‹çš„é¤å»³çŽ©æ¸¸æˆ²ã€‚ã€€çŽ©ä¸€å ´ï¼³ï½ƒï½’ï½ï½‚ï½‚ï½Œï½…ä¹‹åŽæ„Ÿè¦ºå¯¦åœ¨å¤ªç–²å€¦ï¼Œå°±æ­æ·é‹å›žå®¶ã€‚

ç¦®æ‹œä¸€æ—©ä¸Šèµ·ä¾†çš„æ™‚å€™æ„Ÿè¦ºéžå¸¸ä¸èˆ’æœï¼Œã€€æµé¼»æ°´ï¼Œã€€é ­ç—›ï¼Œã€€é ­æšˆã€‚ã€€ç³Ÿç³•ï¼ã€€éŽå¹¾å¤©è¦å‡ºåœ‹å‘¢ï¼æˆ‘é‚£å¤©æ—©ä¸Šè·‘åŽ»æ©‹å°é¢çš„è¨ºæ‰€çœ‹çœ‹é†«ç”Ÿæ‹¿è—¥åŒ…ï¼Œã€€æ‰“é›»è©±è·Ÿè€æ¿èªªæˆ‘ä¸é€²åŽ»è¾¦å…¬å®¤ï¼Œã€€å°±åœ¨å®¶é‡Œé¤Šç—…ï¼Œã€€æƒ³å¿«ä¸€é»žæ¢å¾©ã€‚ã€€ä»Šå¤©ç¦®æ‹œä¸‰ï¼Œã€€æ„Ÿå†’æœ‰å¥½ä¸€é»žï¼Œã€€ä½†æ˜¯é‚„æ²’æœ‰å®Œå…¨å¥½ã€‚ã€€éžå¸¸å¸Œæœ›åŽ»æ—¥æœ¬ä¹‹å‰å¯ä»¥å®Œå…¨åº·å¾©ã€‚ä¸ç„¶æ€•åˆ°é‚£é‚Šç¶“éŽé‚£ä¹ˆå†·çš„å¤©æ°£æ„Ÿå†’æœƒåˆå›žä¾†ã€‚

å¦‚æžœä½ åœ¨æ±äº¬æˆ–çŸ¥é“æ±äº¬æœ‰ä»€ä¹ˆç‰¹åˆ¥å¥½çŽ©çš„åœ°æ–¹å¯ä»¥è·Ÿæˆ‘è¬›ä¸€ä¸‹ã€‚ã€€é™¤äº†å…«æ—¥åŽ»çœ‹çœ‹å®®å´Žé§¿çš„åšç‰©é¤¨ä¹‹å¤–ï¼Œã€€æˆ‘æ ¹æœ¬æ²’æœ‰ä»€ä¹ˆè¨ˆåŠƒï¼Œã€€åªæƒ³åœ¨æ±äº¬ç‡¦çˆ›çš„éœ“è™¹ç‡ˆä¸‹æ‹åˆ°ä¸€äº›æ–°é®®çš„ç•«é¢ï¼Œã€€æŽ¢ç´¢åˆ°ä¸€äº›é™Œç”Ÿçš„å¢ƒç•Œã€‚

posted by 潑猴 at 11:56 am  
Dec 31 2007

模糊掉了一年

2008 年快到了。 明年會看到許多有趣的事情, 例如臺灣選舉, 美國選舉, 北京奧運, 等事情。明年我個人想至少把電影搞成, è€Œå¸Œæœ›èƒ½ååœ¨å¤§é›»å½±é™¢é‡Œé¢æŠ¬é ­çœ‹åˆ°é€™å¹¾å¹´è¾›è¾›è‹¦è‹¦çš„å¤§å·¥ä½œé¡¯ç¤ºåœ¨å¤§ç†’å¹•ä¸Šã€‚ 也希望能在Page Oneå¤–æ–‡æ›¸å±€æŸœå­ä¸Šçœ‹åˆ°æˆ‘æ›¸çš„è‹±æ–‡ç‰ˆã€‚é‚„å¸Œæœ›è‡ªå·±èƒ½åœ¨å·´é»Žçš„è¡—é ­ä¸Šå¾žæ—©é€›åˆ°æ™šï¼Œ 一直拼命的照相。

這些夢想有沒有可能倒是個問題。 å› ç‚ºä»Šå¹´å¹¶ä¸æ€Žä¹ˆæ¨£ï¼Œ 甚至可說好差勁。 其實, 2007å¹´…對我而言是一個十分模糊的一年。一年!一整年也, 但是 什么事情也辦不成。 旅游: 只有去沖繩一天。 沒錯, 樂團有出唱片, 但是那算是David的功勞,并不算我自己的成就。身材也沒有練到怎么樣, 太極拳學了一點東西, 羽毛球照著打, 買東西, 搬了一次家…還是一個人過日子。 年初時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å¥½åƒè‡ªå·±æ ¹æœ¬ä¸æ‡‰è©²æ´»åœ¨é€™å€‹å¹´é‡Œé¢ï¼Œ 感覺時間應該還沒到。 æˆ‘çŒœé€™å€‹å¿µé ­æ˜¯ä¾†è‡ªå¤ªå¤šäº‹æƒ…æ²’æœ‰åšå¥½çš„é—œç³»ã€‚å¸Œæœ›æ˜Žå¹´èƒ½ç ´è§£è¢«æ¨¡ç³Šç¶²æŠ±ä½çš„å¿ƒç†ã€‚

今年的生日一樣跟圣誕節一起過, ä½†æ˜¯å› ç‚ºæ°‘é€²é»¨å‰å¤§çš„ç¶“æ¿Ÿèƒ½åŠ›ï¼Œ 那天不但還是要上班, é‚„è¦åŠ ç­ã€‚ 那天晚上終于下班之後跑去跟朋友吃飯, 但是餐廳已經沒有圣誕大餐了, 所以心情變差了。 還有, 羽毛球的球友其中之一前幾天叫我不要再去跟他們一起打。 å£é ­ä¸Šèªªæ˜¯å› ç‚ºäººå¤ªå¤šï¼Œ 但是我不相信。 那個人本來就不喜歡跟我打球, 所以叫我不要去了。 但是我也無法確定真真的情況, å› ç‚ºå¦‚æžœä»–èªªçš„æ˜¯çœŸçš„çš„è©±ï¼Œ 去也會太尷尬。所以現在變成一個禮拜只有打一次球, 而且那天去打的都比較不會打。 反正我可以利用多出來的時間剪片吧。至少希望過年前可以剪到一個程度, 讓自己的心里面的罪惡感減輕一點。

那,農歷過年的年假怎么放呢? 我現在在考慮這個問題。 留在碧潭是個行不通的注意, å› ç‚ºæˆ‘æ²’è¾¦æ³•å¿å—é‚£å…©å€‹ç¦®æ‹œçš„æ”¾ç‚®è²è€Œä¸ç¡è¦ºã€‚å¾ˆæƒ³åŽ»æ—¥æœ¬äº¬éƒ½èµ°èµ°ï¼Œ 但是還不知道能不能安排一個這樣的旅行。

今年已經算是完成了, 已經快要變過去了。

過去的事情改不了了。

æ˜Žå¹´åŠ æ²¹ï¼

posted by 潑猴 at 6:11 am  
Mar 06 2007

過年

過年期間差不多都浪費掉了, å› ç‚ºèº«é«”ä¸èˆ’æœæ‰€ä»¥æ ¹æœ¬æ²’æœ‰åšåˆ°æˆ‘æœ¬ä¾†æƒ³åšåˆ°çš„é‚£äº›äº‹æƒ…, 包含運動, 剪片, 等等事情. 還好天氣不會很差, 還滿像夏天的溫暖. ä½†æ˜¯å› ç‚ºæ”¾ç‚®ä¸€ç›´æ”¾å°±ç„¡æ³•ç¡å¥½. 這兩天天氣變冷了, 天空又變灰了. 心情反而還沒有隨者跌到底.

最近看到陳水扁否認以前發布過兩次對投票者與國際界的 ‘四不一沒有’ 承諾, 還有所謂的 ‘正明’ 政策實在是很遺憾. 其實, 民進黨這陣子的策略, 雖然都是為了所謂的’民主’, 反而比較像中南海出來的策略. 難道民進黨比國民黨還要想統一嗎? 如果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嚴重的話, 會變成笑話.

posted by 潑猴 at 3:23 am  
Feb 02 2005

比天氣壞

最近天氣好壞, 但是我的心情比天氣壞好幾倍.

æˆ‘åŠ å…¥äº†ä¸€å€‹æ”å½±ç¶²ç«™å«åšflickr, 可以去那邊參觀一下我的無聊作品.

等心情好一點了以後再寫吧.

posted by 潑猴 at 2:42 pm  
Jan 15 2005

房東打

今天下午我的房東打電話來跟我講說我的房子已經賣掉了. 二月二十一日 之前就要搬走. æˆ‘ä»Šå¤©ç¨å¾®çœ‹äº†ä¸€ä¸‹ç§Ÿå±‹å¸‚å ´, å¾ˆæ„å¤–å¾—ç™¼ç¾æ ¹æœ¬æ²’æœ‰ç”šéº¼æˆ¿å­è¦å‡ºç§Ÿ. 好奇怪.

我真的非常不想再找房子, 但還是要在這種爛天氣出去儘量找到至少可以住人的小窩. 剩下一個多月而已! 還要過年! 天啊.

希望可以找到新店的房子, 但不行的話, 我也會在木柵, 北投, 等等地方找. 一定要在捷運附近, 啊最好是比較郊外的地方.

真麻煩.

posted by 潑猴 at 5:28 pm  
Oct 11 2004

房東的信

房東今天寫來的信:

“æž—å…ˆç”Ÿä½ å¥½!

有件事我深感抱歉!我也是掙扎了很久才做出此決定.

我買房子原本向我老闆借大部份”ç„¡æ¯é ­æœŸæ¬¾”,但是等我簽完合約需繳款時,公司剛好發生了一些財務問題無法如期借我錢,要向信義房屋結束合約也無法,æ‰€ä»¥æˆ‘åªå¥½å…ˆä»¥ä¿¡ç”¨å¡é å€Ÿç¾é‡‘,朋友借標會等來解決我的誨約.

但是借款的利率都非常高,以我目前乙份工作又需獨立扶養2個小孩,讓我覺得快無法呼吸了.

這個房子雖然我很喜歡但也只好忍痛出售,所以今天我將和信義房屋簽約3個月,å‡ºå”®å¾Œæˆ‘å°‡æœƒè£œå„Ÿä½ NT$18,000,ä¸¦çµ¦äºˆä½ ä¸€å€‹æœˆçš„æ¬å®¶æ™‚é–“,é€™æ®µæ™‚é–“éº»ç…©ä½ ç›¡é‡å¹«å¿™æˆ‘è®“ä¿¡ç¾©æˆ¿å±‹å¸¶çœ‹æˆ¿å­.

感恩!è¬è¬ä½ !”

糟糕了…看來又要去找房子了. 那邊有像我這邊這麼完美的房子呢? å“Ž, 到了這個年齡還再租房子真的優點離譜.

posted by 潑猴 at 5:50 am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