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May 18 2009

近半年

2009年已經快要過一半了, 好久沒有在這寫東西。 繁瑣的電影剪輯暫告一段落, æœ€è¿‘åˆé–‹å§‹ç·¨è¼¯å°ç£é¥…é ­ç¾Žåœ‹å…µçš„è‹±æ–‡æ¿ï¼Œ 試圖準備在國外出版。 另外, 這一陣子又開始跟另一個新的樂團合作。 é›–ç„¶éŸ³æ¨‚è¡¨æ¼”çš„å½¢æ…‹èˆ‡é¢¨æ ¼ç•°æ–¼ä»¥å¾€çš„è¡¨æ¼”ï¼Œ ä½†æ˜¯è‡³å°‘å¯ä»¥èªè­˜ä¸€äº›æ–°æœ‹å‹åŠç›¸äº’åˆ‡ç£‹ä¸åŒæ›²é¢¨çš„æ–°é ˜åŸŸ 。

今年春天氣溫似乎比較緩和一點, 以往忽冷忽熱的現象已減少許多, 但是這幾天的天氣又悶悶的。 昨天晚上打完羽球後,請了一些球友到我家來坐的時候, 突然有一位球友看到一隻我平日最恐懼的蟑螂, 經過一陣追殺,但是最後它還是逃的無影無蹤。 今天早上準備把所有角落的蟑螂屋換掉。 è€é¼ ä¹Ÿå¥½ï¼ŒèžžèŸ»ä¹Ÿå¥½ï¼Œ 壁虎都受歡迎, 但是蟑螂我是忍不住一定要消除。

照片已經嚴重的落後。 我簡直是照得太多, 沒有太多的美國時間去處理那麼多的照片。 åŠ ä¸Šæœ€è¿‘å­¸ä¸€äº›photoshop技巧之後, èŠ±åœ¨ç·¨ä¿®ç…§ç‰‡çš„æ™‚é–“åˆå¢žåŠ ä¸å°‘ã€‚æˆ‘çœ‹åªæœ‰ä¸€å€‹è§£æ±ºæ–¹æ³•…….就是 å°è‡ªå·±çš„ä½œå“æ›´åŠ æŒ‘å‰”ï¼Œ ç¨å¾®ä¸åˆæ ¼çš„ä½œå“æš«æ™‚ä¸åŽ»ç†æœƒã€‚ 還好, 前一陣子買的萊卡m6機身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適合的35mm或50mmé¡é ­ã€‚ 連過年去法國、西班牙的照片都還沒有貼上去。 更何況在那裡拍的旅遊影片就不用想了。

雖然今年過年才出國, 但最近又想出國玩幾天。 每次出國都是為了配合過年的長假,這次絕對不要再選擇冷冷的天氣出國, 不然每次身體都包的像一隻北極熊一樣去玩!明年打算去寮國看看王子同學, 但是今年還是想去附近的日本島或是香港逛街走巷。

今早收到大姊的信, 說她已經受不了我們父母的對待, 問我的意見。 å› ç‚ºæˆ‘å’Œæˆ‘å“¥éƒ½å·²ç¶“é€ƒé›¢è·Ÿçˆ¶æ¯äº¤é›†çš„æ„å¿µï¼Œ 只能告訴大姊有些事情是無藥可救。 雖然我們三個都想要跟父母保持很溫暖的關係, ä½†æ˜¯é•·ä¹…ä»¥ä¾†çš„ç¶“é©—è®“æˆ‘å€‘å¿…é ˆåŽ»é¢å°é€™å€‹äº‹å¯¦ã€‚ 很多台灣朋友會唸我這點, å› ç‚ºåœ¨å°ç£ä¸€èˆ¬å®¶åº­æ•™è‚²ç’°å¢ƒé«”åˆ¶ä¸‹çš„å°å­©ï¼Œå¯§é¡˜æŽ¥å—ä¸€è¼©å­çš„è‹¦ï¼Œè€Œä¸é¡˜æ„æ‹‹æ£„è·Ÿçˆ¶æ¯çš„é—œä¿‚ï¼Œ 但是在這裡我得承認,有些方面是不能跟絕大部分台灣人同步走。

posted by 潑猴 at 11:52 pm  
Aug 25 2008

減碳之道理

æœ€è¿‘å› ç‚ºä¸­ç§‹ç¯€çš„ä¾†é ˜è¨±å¤šäººåœ¨å»ºè­°å¤§å®¶ä¸è¦çƒ¤è‚‰ï¼ŒåŽŸå› æ˜¯ç‚ºäº†å¥åº·å’Œæ¸›ç¢³çš„ä½œç”¨ã€‚ 但是想想看, 中秋節一年一次, 但是燒近紙幾乎每天都在燒。 æˆ‘æœ‹å‹å¯„äº†é€™ç¯‡æ–‡ç« ï¼Œ 很有趣:

“燒衣紙的起源,居然是紙商的促銷宣傳伎倆﹗

æ•…äº‹æ˜¯é€™æ¨£çš„ï¸°æ±æ¼¢æ™‚ä»£çš„è”¡å€«ï¼Œæ˜¯ç´™å¼µçš„ç™¼æ˜Žäººï¼Œä»–æ†‘è‘—ç¨æœ‰çš„æŠ€è¡“ï¼Œé–‹è¾¦äº†ä¸€é–“é€ ç´™å» ã€‚ä¸€å€‹å§“å°¤çš„ç§€æ‰ï¼Œè‹¦è®€å¤šå¹´ä»è€ƒä¸ä¸Šèˆ‰äººï¼Œåªå¥½è½‰è¡Œï¼Œç•¶äº†è”¡å€«çš„é–€å¾’ï¼Œå­¸ç¿’åšç´™çš„æŠ€è¡“ã€‚è”¡å€«æ­»å¾Œï¼Œå°¤ç§€æ‰ç¹¼æ‰¿å…¶ç´™å» ã€‚å„˜ç®¡ç•¶äº†è€é—†ï¼Œä½†ç´™å¼µåœ¨é‚£æ™‚ä»£æ˜¯æ–°çŽ©æ„ï¼Œç”¨çš„äººä¸å¤šï¼Œæœ‰éŒ¢äººå¯«å­—ï¼Œç”¨çš„ä»æ˜¯ç«¹ç°¡æˆ–çµ¹å¸ƒï¼Œä¸€èˆ¬è€ç™¾å§“ï¼Œæ›´ä¸æœƒèŠ±éŒ¢è²·ç´™ã€‚å°¤ç§€æ‰çš„ç´™è³£ä¸å‡ºåŽ»ï¼Œç”Ÿæ´»æ¥µç‚ºå›°è‹¦ã€‚

不久,為營業額發愁的尤秀才,憋出病來,不久就一命嗚呼。他妻子哭得死去活來,卻礙於家境清貧,買不起陪葬品,就乾脆把滯銷的紙張,一把火燒掉,當成陪葬﹗

尤家於是找了個人,每天在尤秀才的靈前燒紙,燒到第三天,秀才忽然「翻生」,更大叫︰「快燒紙給我﹗」街坊以為是屍變,均大驚走避。尤秀才這才娓娓解釋,燒掉的白紙,去到了地府,全變成銀紙﹗他藉此跟閻王贖身,獲釋放回陽間,可以繼續做人﹗

äººæ­»ç„‰èƒ½å¾©ç”Ÿï¼Œé€™ä¸éŽæ˜¯ç§€æ‰èˆ‡å¦»å­åˆè¬€çš„è©­è¨ˆï¹—ç„¶è€Œï¼Œè¡—åŠéƒ½ä¿¡ä»¥ç‚ºçœŸï¼Œæ­¤ç¿’ä¿—æ–¼æ˜¯æµå‚³é–‹åŽ»ã€‚æœ‰ä½å¯Œç¿ä¸ä»¥ç‚ºç„¶ï¼Œè³ªç–‘ç”¨çœŸé‡‘ç™½éŠ€é™ªè‘¬ï¼Œè±ˆä¸æ›´å¯¦åœ¨ï¹–å°¤ç§€æ‰æžœæœ‰æ€¥æ‰ï¼Œå³æŒ‡å‡ºå¢“ä¸­é™ªè‘¬çš„é‡‘éŠ€ï¼Œæ•¸åå¹´å¾Œé–‹æ£ºï¼Œä¾ç„¶æ˜¯å®Œå¥½ç„¡ç¼ºï¼Œé€™ä»£è¡¨äº†ï¹•ã€Œç¥–å…ˆå¸¶ä¸èµ°ã€ï¼Œåªæœ‰æ˜¯ç‡’æŽ‰çš„ç´™éŒ¢ï¼Œæ‰å¯åˆ°é”åœ°åºœï¹—è‡ªæ­¤ï¼Œå°¤ç§€æ‰çš„ç´™å» ç”Ÿæ„æ»”æ»”ã€‚æ•…äº‹æœ‰å¦ä¸€ç‰ˆæœ¬ï¼Œæƒ…ç¯€å¤§åŒå°ç•°ï¼Œåªæ˜¯ä¸»è§’è®Šæˆäº†è”¡å€«çš„å¼Ÿå¼Ÿè”¡èŽ«ï¼Œè€Œã€Œè£æ­»çŸ£çš„æ˜¯è”¡èŽ«çš„å¦»å­ï¹—æ•…äº‹èªªï¼Œå¼Ÿå¼Ÿçš„é€ ç´™æŠ€è¡“æ²’æœ‰å“¥å“¥èˆ¬åˆ°å®¶ï¼Œåªå¾—ç”¨é€™æ€ªæ‹›é¨™äººè²·ç´™ï¹—

æ˜¯è€¶ï¹–éžè€¶ï¹–å››åƒå¹´æ–‡åŒ–ï¼Œå› ç‡’è¡£è€Œã€Œç¿»ç”Ÿã€çš„åªæœ‰ä¸€äººï¼ˆä¹Ÿåªæ˜¯ç”Ÿæ„ç¿»ç”Ÿï¼‰ï¼Œç¿’ä¿—ç«Ÿæµå‚³åƒå¤ï¼Œæ²’äººæ‡·ç–‘ï¼ŒçœŸæ€ªäº‹ä¹Ÿï¹—â€

可惜的是, å› ç‚ºæˆ‘é€™å¼µè‡‰ï¼Œ 每次提起這個話題時, 回答只有一個: â€œä½ å€‘ä¸æœƒäº†è§£æˆ‘å€‘è‡ºç£äººçš„ç¿’ä¿—ï¼â€ 所以,我只能講一句話: 燒金紙時, é †ä¾¿è·Ÿç¥–å…ˆè¦æ±‚ä¸€å€‹å¥åº·ï¼Œ 空氣新鮮, 環保的環境, å› ç‚ºä½ çš„ä½œç‚ºï¼Œ 恐怕將會很需要這方面的幫忙。

posted by 潑猴 at 11:10 pm  
Aug 19 2008

山路

æœ€è¿‘ç‚ºäº†å¢žåŠ é‹å‹•é‡ï¼Œæ¯å¤©æ—©ä¸Šçˆ¬æˆ‘å®¶åŽé¢çš„å’Œç¾Žå±±ã€‚ 雖然有點舍不得花這個時間, ä½†æ˜¯èµ°åœ¨å¤§è‡ªç„¶ä¸­æ˜¯è »èˆ’æœï¼Œ 而且流流汗也不錯。

爬山的時候我發覺一件有趣的現象: 當我在往上爬的時候, å°±æ˜¯æŠ¬é ­æŒºèƒ¸åœ°èµ°ï¼Œ çœ‹è€…å››å‘¨çš„é æ–¹ï¼Œ 想著一些快樂的事情。 到了我從山上回來的時候, 我腳步變小, åªçœ‹è…³åº•ä¸‹é¢æœ‰æ²’æœ‰çŸ³é ­ï¼Œ 想著回家之后要辦的事情。

ä¹Ÿè¨±æ˜¯å› ç‚ºæˆ‘è¶Šä¾†è¶ŠæŽ¥è¿‘å››åæ­²çš„åŽŸå› ï¼Œ ä½†æ˜¯æˆ‘ç¸½è¦ºå¾—æˆ‘å€‘äººç”Ÿæœ‰é»žåƒé€™ç¨®æƒ…å½¢ï¼šå¹´è¼•çš„æ™‚å€™éƒ½æ˜¯è·¨å¤§æ­¥èµ°å‘æœªä¾†ï¼Œã€€çœ¼ç›æœ›è‘—é æ–¹çš„ç›®æ¨™ï¼Œã€€ä½†æ˜¯åˆ°äº†ä¸€å€‹å¹´ç´€ä¹‹åŽï¼Œã€€éƒ½è®Šå¾—æ¯”è¼ƒå°å¿ƒï¼Œä½Žè€…é ­åŽ»æ€è€ƒæˆ‘å€‘ç”Ÿæ´»çš„ä¸€äº›å°ç´°ç¯€è€Œç…©æƒ±åˆ°äº†æœ€åŽæœƒæ€Žä¹ˆæ¨£ã€‚ã€€

如果可以用上山的心態下山會怎么樣? 也許到時候我可以走走看吧。

posted by 潑猴 at 3:34 am  
Jul 01 2008

半晚在思考

這一陣子慢慢習慣夏天又濕又熱的日子。 每當想好好安排時間, 想不到的意外會來把所有計劃中的程序打亂。 但其實, 我們生活不就在這些被打亂中的霎那而過嗎?

有個媒體想訪問我夢想是什么。 這問題可難, å› ç‚ºçœ‹æ™‚é–“ï¼Œ 心情。 有個固定, å …æŒçš„å¤¢æƒ³æ˜¯å¦ä¸€ä»¶å¥½äº‹ï¼Ÿ 有時候想當某某大人, 音樂家, 導演, 攝影師, 作家之類夢想。 有時候只想到一家安靜的酒吧邊看好看的書邊看外面的路人打著羽扇而走過。 我心里面一直在希望, å¦‚æžœèƒ½å¤ ä¾é éŽæ¯åˆ†é˜çš„çŸ¥è¦ºèˆ‡æ„å¿µï¼Œ 未來的夢想會自己城鎮。 或許我太天真吧。

æˆ¿è²¸å› ç‚ºä»¥ä¸Šçš„äº‹æƒ…æº–å‚™è¦æ›ä¸€å®¶éŠ€è¡Œã€‚ 現在擺最前面的目標是電影後制作的工作一定要一直進行。 雖然有一點成就, 還是很期待它完成, 可以放手的日子。 可以專心而自在的去弄樂團,攝影,寫作, 旅游的日子。 但是我也要記得珍惜這些日子, å› ç‚ºå¯¦åœ¨æ˜¯å¾ˆå¹¸ç¦ã€‚

還有一件事。 三十幾快四十歲的我, å¥½åƒæ˜¯é‚£ç¨®æ°¸é æ‰¾ä¸åˆ°ä¼´çš„äººã€‚ 其實這也沒什么奇怪, 只是一種需要面對的事實。世界上有那么多連家人或朋友都沒有, æˆ‘æ ¹æœ¬æ²’æœ‰è³‡æ ¼æŠ±æ€¨å¯’è‹¦ã€‚

但是我最近有一種感覺, 一種無形的推動力, 一種膜厚的方向感。 ä½†æ˜¯é€™æ¢è¿·å®®è·¯çš„çµ‚é»žæˆ‘æ ¹æœ¬åˆ†ä¸å‡ºä¾†ã€‚é›–å®ƒèµ°å¦‚ä½•ï¼Ÿ

posted by 潑猴 at 10:49 am  
Feb 27 2008

愛國

éŽå¹´åŽ»æ±äº¬çŽ©äº†åå¹¾å¤©ï¼Œã€€å›žä¾†ä¹‹åŽå°±å¾—äº†è »åš´é‡çš„é¼»ç«‡ç‚Žï¼Œ ç—…äº†å¿«å…©å€‹ç¦®æ‹œï¼Œã€€å› ç‚ºè—¥ç‰©çš„é—œç³»æ„Ÿè¦ºæ˜è¿·äº†å¾ˆä¹…ã€‚ 現在應該快好了, è‡³å°‘æŠ—ç”Ÿç´ å¿«åƒå®Œäº†ã€‚

æ˜¨å¤©ä¸­åˆåŽ»å¸‚æ”¿åºœæŽ¥å—è‡ºåŒ—ç•«åˆŠçš„è¨ªå•ï¼Œã€€å¤§æ¦‚å››æœˆæœƒå‡ºä¾†ã€‚è¨˜è€…å•äº†ä¸å°‘å•é¡Œï¼Œç„¶åŽä»¥æˆ‘çš„ç¶“é©—å­¸ä¾†çš„åæ‡‰æ˜¯ä¸èƒ½æ€è€ƒï¼Œã€€è€Œä¸€å®šè¦é¦¬ä¸Šå›žç­”å•é¡Œï¼Œã€€å› ç‚ºå¦‚æžœå°æ–¹çœ‹åˆ°ä¸€å€‹è€å¤–æ²’æœ‰é¦¬ä¸Šå›žç­”å°±æœƒä»¥ç‚ºæˆ‘ä¸€å®šæ˜¯è½ä¸æ‡‚å¥¹çš„è©±ï¼ˆæ²’æƒ³åˆ°æœ¬åœ°äººé‚„æœ‰å¤šä¸€é»žçš„ç©ºé–“å¯ä»¥æ€è€ƒå•é¡Œå§ï¼ï¼‰ã€‚ã€€ä½†æ˜¯å•åˆ°â€˜ä½ è¦ºå¾—ä½ æœ‰æ²’æœ‰èžå…¥é€™å€‹ç¤¾æœƒå—Žâ€™ã€€çš„æ™‚å€™å°±çœŸçš„æ²’è©±è¬›ã€‚ã€€æ€Žä¹ˆå¯èƒ½åˆ°ç¾åœ¨é‚„æ²’æœ‰èžå…¥åˆ°é€™å€‹ç¤¾æœƒï¼Ÿã€€ä½†æ˜¯æˆ‘çš„ç¢ºå¸¸å¸¸è¢«é‚£äº›äººå•é¡žä¼¼çš„å•é¡Œã€‚

我在日本的時候常常在那邊逛街, 邊走邊想, 為什么日本很多方面做的比臺灣好?命名有一樣的可能性。 我并不是講科技上或政治方面的抽象話題, 而是具體日常生活上的問題。 但是在怎么想都一定回到兩個字:愛國

é©šè¨å§ï¼Ÿã€€æˆ‘çŸ¥é“é€™å…©å€‹å­—å·²ç¶“è¢«çˆ­è«–åˆ°æ²’æœ‰äººè¨˜å¾—åŽŸæœ¬æ„æ€ï¼Œã€€ä½†æ˜¯å¦‚æžœä½ åŽ»è½è½ä¸€äº›åœ‹å¤–çš„é ˜å°Žè€…æ¼”è¬›é‡Œé¢ï¼Œã€€æ‡‰è©²æœƒæ³¨æ„åˆ°ä¸€é»žï¼šä»–å€‘å¸¸å¸¸æåˆ°ä»–é‚£é‚Šåœ‹æ°‘çš„ç¾©å‹™ã€‚ ä½†è‡ºç£åè€Œå°â€˜å…¬æ°‘ç¾©å‹™â€™é€™å››å€‹å­—ç•¶ç„¶æœ‰å·¨å¤§çš„åæ„Ÿã€‚è‡ºç£çš„é ˜å°Žè€…è¿‘å¹¾å¹´éƒ½å¼·èª¿éŽåŽ»çš„æ®˜äº‹ï¼Œ 想把臺灣變成專門受害者國家。結果,現在的社會變成了一種 ‘不關我的事’ 的現象。再嚴重會惡化成一種 ‘我不用去想任何事情’ 的社會。

對不起, 我又講了太抽象化了一點。 大家都聽過,東京的街上很整齊, 沒有人亂擺東西, 沒有什么狗屎。 買東西, 做事情都很方便。 但是有沒有人想過為什么?這些事情并不能全部放在政府的門口。 也不能說什么‘國際觀’的藉口; 日本人的英文其實超爛, 但是至少他們看到一幅白色面孔不會像臺灣人躲在柜臺下面, 而會很有信心地說出自己的語言。 常常聽到人說 ‘臺灣人公德心很差’, 但是很少聽到第二句話不是 ‘沒辦法’ 三個字。

怎么會這樣呢? è²¬ä»»ã€‚ä¿¡å¿ƒã€‚æ„›åœ‹ã€‚ç•¶æˆ‘å•ä½ æ„›ä¸æ„›åœ‹æ™‚ï¼Œ æˆ‘æ ¹æœ¬ä¸åœ¨ä¹Žä½ çš„æ”¿æ²»ç«‹å ´ã€‚ æˆ‘åè€Œæƒ³çŸ¥é“ä½ ç‚ºé€™å€‹åœ‹å®¶ï¼Œ 為這個社會, ç‚ºä½ æ—é‚Šçš„é™Œç”Ÿäººæœ‰åšå‡ºä»€ä¹ˆäº‹æƒ…ï¼Ÿ æˆ‘ä¹Ÿä¸æƒ³è½åˆ°åƒåŠ äº†ä»€ä¹ˆå§”å“¡æœƒæˆ–æå‡ºä¾†å¤šå°‘éŒ¢äº†ã€‚çœäº†å§ã€‚

事實上, 這個問題超簡單: ä½ æ‰€çœ‹åˆ°çš„è‡ºç£ï¼Œ å°±æ˜¯è‡ºç£äººå‰µé€ çš„ã€‚ 誰愛國? 不是那些一直喊口號的人, 也不是那些移民到國外不管的人。 æ”¹å–„è‡ºç£çš„äººå’Œç ´å£žè‡ºç£çš„äººå°±åœ¨ä½ æ—é‚Šï¼Œ ä¹Ÿå¯èƒ½é›¢ä½ æ›´è¿‘ã€‚ ä½ æˆ‘æ‰€æŠ±æ€¨çš„äº‹æƒ…æœ‰å¤šå°‘æ˜¯è‡ªå·±åšå‡ºä¾†çš„äº‹æƒ…ï¼Ÿåªæœ‰ä¸€å€‹ç­”æ¡ˆï¼šç™¾åˆ†ä¹‹ä¸€ç™¾ã€‚ä½ æˆ‘åšä»€ä¹ˆæ¨£çš„äººå°±æœƒè®Šæˆä»€ä¹ˆæ¨£çš„åœ‹å®¶ã€‚

é¸èˆ‰å¿«åˆ°äº†ã€‚ã€€æˆ‘å¯ä¸ç®¡ä½ èªç‚ºè‡ºç£æ‡‰è©²ç”¨ä»€ä¹ˆåå­—å…¥è¯æˆ–æ˜¯ç”¨ä»€ä¹ˆé¡è‰²çš„åœ‹æ——ã€‚ã€€å¦‚æžœä½ çœŸçš„æ„›è‡ºç£çš„è©±ï¼Œã€€å°±é–‹å§‹æŠŠè‡ºç£å¼„æˆä¸€å€‹å€¼å¾—æ„›çš„åœ°æ–¹ã€‚é—œéµåœ¨é€™ã€‚ã€€æ²’æœ‰ç¬¬äºŒå€‹è¾¦æ³•ã€‚

posted by 潑猴 at 7:24 am  
Dec 31 2007

模糊掉了一年

2008 年快到了。 明年會看到許多有趣的事情, 例如臺灣選舉, 美國選舉, 北京奧運, 等事情。明年我個人想至少把電影搞成, è€Œå¸Œæœ›èƒ½ååœ¨å¤§é›»å½±é™¢é‡Œé¢æŠ¬é ­çœ‹åˆ°é€™å¹¾å¹´è¾›è¾›è‹¦è‹¦çš„å¤§å·¥ä½œé¡¯ç¤ºåœ¨å¤§ç†’å¹•ä¸Šã€‚ 也希望能在Page Oneå¤–æ–‡æ›¸å±€æŸœå­ä¸Šçœ‹åˆ°æˆ‘æ›¸çš„è‹±æ–‡ç‰ˆã€‚é‚„å¸Œæœ›è‡ªå·±èƒ½åœ¨å·´é»Žçš„è¡—é ­ä¸Šå¾žæ—©é€›åˆ°æ™šï¼Œ 一直拼命的照相。

這些夢想有沒有可能倒是個問題。 å› ç‚ºä»Šå¹´å¹¶ä¸æ€Žä¹ˆæ¨£ï¼Œ 甚至可說好差勁。 其實, 2007å¹´…對我而言是一個十分模糊的一年。一年!一整年也, 但是 什么事情也辦不成。 旅游: 只有去沖繩一天。 沒錯, 樂團有出唱片, 但是那算是David的功勞,并不算我自己的成就。身材也沒有練到怎么樣, 太極拳學了一點東西, 羽毛球照著打, 買東西, 搬了一次家…還是一個人過日子。 年初時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å¥½åƒè‡ªå·±æ ¹æœ¬ä¸æ‡‰è©²æ´»åœ¨é€™å€‹å¹´é‡Œé¢ï¼Œ 感覺時間應該還沒到。 æˆ‘çŒœé€™å€‹å¿µé ­æ˜¯ä¾†è‡ªå¤ªå¤šäº‹æƒ…æ²’æœ‰åšå¥½çš„é—œç³»ã€‚å¸Œæœ›æ˜Žå¹´èƒ½ç ´è§£è¢«æ¨¡ç³Šç¶²æŠ±ä½çš„å¿ƒç†ã€‚

今年的生日一樣跟圣誕節一起過, ä½†æ˜¯å› ç‚ºæ°‘é€²é»¨å‰å¤§çš„ç¶“æ¿Ÿèƒ½åŠ›ï¼Œ 那天不但還是要上班, é‚„è¦åŠ ç­ã€‚ 那天晚上終于下班之後跑去跟朋友吃飯, 但是餐廳已經沒有圣誕大餐了, 所以心情變差了。 還有, 羽毛球的球友其中之一前幾天叫我不要再去跟他們一起打。 å£é ­ä¸Šèªªæ˜¯å› ç‚ºäººå¤ªå¤šï¼Œ 但是我不相信。 那個人本來就不喜歡跟我打球, 所以叫我不要去了。 但是我也無法確定真真的情況, å› ç‚ºå¦‚æžœä»–èªªçš„æ˜¯çœŸçš„çš„è©±ï¼Œ 去也會太尷尬。所以現在變成一個禮拜只有打一次球, 而且那天去打的都比較不會打。 反正我可以利用多出來的時間剪片吧。至少希望過年前可以剪到一個程度, 讓自己的心里面的罪惡感減輕一點。

那,農歷過年的年假怎么放呢? 我現在在考慮這個問題。 留在碧潭是個行不通的注意, å› ç‚ºæˆ‘æ²’è¾¦æ³•å¿å—é‚£å…©å€‹ç¦®æ‹œçš„æ”¾ç‚®è²è€Œä¸ç¡è¦ºã€‚å¾ˆæƒ³åŽ»æ—¥æœ¬äº¬éƒ½èµ°èµ°ï¼Œ 但是還不知道能不能安排一個這樣的旅行。

今年已經算是完成了, 已經快要變過去了。

過去的事情改不了了。

æ˜Žå¹´åŠ æ²¹ï¼

posted by 潑猴 at 6:11 am  
Mar 07 2007

西邊

我本來就很喜歡看太陽下山, 享受那種特別顏色的光線. 長大的時候最喜歡從太陽剛剛不見到完全黑暗的夜晚那段時間, å¯èƒ½æ˜¯å› ç‚ºé‚£æ™‚æ®µå‰›å¥½æ˜¯æº–å‚™é‡‘åŽ»åƒæ™šé¤çš„æ™‚å€™. 從外面看看從窗戶裡發出來的溫暖光線也很舒服.

但是搬到新店來之後, 尤其是在碧潭西岸買房子以來, 我就特別喜歡望西邊那個方向看. 不管是早上, 大白天, 下午或晚上最喜歡的西陽, æˆ‘åªè¦æœ›å®‰å‘çš„é‚£å †å±±ä¸˜, 心理感覺到滿足. 很奇怪吧. 雖然我買的房子的確是面西, ä½†æ˜¯å› ç‚ºæ¨“å±¤ä¸å¤ é«˜è€Œçœ‹ä¸åˆ°é‚£å€‹é¢¨æ™¯. 我們這棟房子有面西的公寓, 但是我並不住在其中之一. 但是我想到時候有機會的話可能要買那邊的房子. 其實, 那個方向的公寓應該比較便宜, å› ç‚ºå®ƒä¸ä½†æ˜¯é¢è¥¿, 而且台灣人大部分很討厭西賽的房子, 它還有一點, 就是它的外面剛好是一大塊墳墓. 這種公寓應該是很難賣, 但是有機會的話可以佔那幾點的便宜買到這個莫名其妙吸引我的風景.

posted by 潑猴 at 2:44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