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Oct 10 2012

街頭攝影師<林道明, 台灣>

‘森爸的街頭攝影誌’ 這個網站有介紹攝影師, 街頭攝影, 等話題,最近有一篇訪問我的文章, 歡迎大家看一下:

前陣子在Facebook街頭攝影社團裡注意到一位攝影師的作品,林道明,他是位有著美國面孔,拿著台灣身分證的美裔台灣人,他雖然有著美國臉孔,但卻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在台灣當過兵,甚至寫了本在軍中生活體驗的中文書。

林道明在20歲的時候來臺當交換學生,從此愛上台灣,回美國之後開始存錢,畢業回到台灣後花了一翻工夫,放棄了美國籍,拿到台灣身分證,他移民到台灣已經20幾年了。我們走在台北的路上常常都在嫌棄台北很髒亂,地又不平,但在他眼中的台北是美的。我想他比大部份的台北人都熟悉台北,也比很多台灣人都對這塊土地更有熱情及認同感。以下是我對林道明的訪談。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出生於美國,但入籍後24年來多半的歲月都是生活在台灣,平常喜歡掃街拍照,也常與幾位喜愛音樂的朋友們一起玩音樂,也因如此我們成立了”泥灘地浪人”的爵士樂團。

請介紹一下 “Burn My Eye” group

Burn My Eye 的社團 http://www.burnmyeye.org,是我們幾位在flickr裡Hardcore Street Photography的攝影同好所組成的社團,我們主要負責的成員除了我還有其他兩位HCSP的管理員,我們希望透過彼此的合作,讓參與我們攝影的同好夥伴們,在相互切磋的平台裡技巧更加精進,同時也可以在討論區讓大家一起分享彼此的作品。

我們組合BME至今已參加過兩次大型的攝影展。歷經各方的指教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寶貴的經驗。

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

我喜歡瞬間突發的畫面,雖然可遇而不可求,但卻是我隨性漫遊在街頭最有樂趣的享受,尤其人與環境之間所構成的協調或不協調都正是我最期待的特寫畫面。

街頭攝影對你的意義?

平時我較不擅於言詞,但街頭攝影卻無形的成了我與生活週遭的橋梁,讓我有更多的接觸與互動,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

你如何形容自己的攝影風格?

其實我從未考量我的攝影風格是什麼,我只是盡情的捕捉一些呈現在我觀景窗中,不論是有趣或是一些讓我能想像的畫面。所以我不會想被局限在所謂的「風格」上。

最喜歡的街頭攝影師,為什麼?

太多了!在台灣我很欣賞鄧南光先生及黃伯驥先生的作品。而西方的攝影師有Cartier-Bresson,Koudelka,Eggleston,Doisneau,Erwitt, 等大師。

最滿意的一張作品是哪一張? 為什麼?

其實這個問題有些尷尬,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在追求下一張更精采的作品,所以你問我最滿意的照片是哪一張,我只能回答應該是下一張吧!

街頭攝影時遇過的困難

對於稍縱即逝的畫面反應不夠快或是受場地限制。

街頭攝影時遇過難忘的事

幾年前我在東京新宿街拍時,巧遇日本攝影大師森山大道老師正在街頭拍照,雖然當時我們沒有當面接觸,但我拍下他當時攝影專注的神情,幾年後他被應邀前來台北演講,我特別將他的照片納入我的攝影集裡,他非常意外的收到我的禮物。

對想要開始街頭攝影的朋友說的話

只要願意給自己一個自我放逐街頭的機會,流浪探險所帶回來的照片絕對是難得珍貴的寶。

以上是我對林道明的訪談,下面還有一段關於林道明的內容我很喜歡,截取自「閱讀台北」的網站內容。

“15歲生日收到一台單眼相機的禮物後,林道明就迷上了攝影,他最愛拍的主題是城市夜景,尤其是剛下雨的臺北,閃著迷迷濛濛的光芒,這時路燈、霓虹燈、大樓玻璃帷幕以及柏油路面的反光,使得他鏡頭下的臺北有種超現實、如夢似幻的美。林道明說:「很多人說我把臺北的醜拍得很美,可惜大多數人對臺北抱持負面的看法,以致他們看不到我在其中發現的美。」

林道明眼中臺北的美是巧合而來,不是人為造做出來的美,他說很多國際城市的美是經過規劃設計的,但是臺北的美是自然美,是在天時、地利、人和下顯現出來的美。臺北的美還是一種亂中有序的感覺,由很多不同的面貌、不同的感覺摻雜一起,而且也跟攝影師當下的心境有關。他曾經用隨身攜帶的小相機捕捉到很美的瞬間,但是他日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用專業相機拍攝,拍出來的照片就是感覺不對,所以說要拍出好照片還非得各種因緣俱足不可。

林道明很喜歡塞了很多東西的狹窄巷弄,在裡面探索總是會發現一些驚奇。他喜歡士林、萬華一帶,那裡的小巷弄就像是寶窟,要走進去才能知道裡面藏了什麼寶貝。他眼光獨到,甚至臺灣隨處可見的纜線、鐵窗,在晚上看來也有種「異常」的美。

臺北人看臺北人 臺北什麼人都有

問林道明對臺北人有什麼看法,他直言:「你叫臺北人形容臺北人,這樣我的回答會不客觀。」在他看來,臺北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就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啦!

林道明發現臺北人的住宅有不少的窗戶,但是常用櫥櫃擋住窗外的視線,由此他觀察到臺北人比較少往外看,對週遭的環境較漠然,他建議臺北人不要侷限在自己小小的空間裡,也不要一直去想自己的問題,學著往外看,人人都把生活空間往外擴大後,整個大環境就會改善,困擾自己的問題也就微不足道了。

林道明歡迎大家上他的「潑猴的日記」網站 poagao.org,裡面有中、英文兩個部落格,還有他拍攝的照片,如果對他拍攝的照片感興趣,還可到六張犁的「復古花瓶」餐廳欣賞他的大作,他希望以「攝影」會友,和大家分享他鏡頭下的城市搜奇。”

以上是台灣攝影師林道明的訪問,我覺得看了他的照片會有馬上想出去拍照的衝動,我們每天習以為常的台北也能有這麼多有張力的故事性畫面。謝謝林道明願意分享他在街頭攝影的一些想法及經驗。以下是他的作品網站及相關網站。

Burn My Eye:http://www.burnmyeye.org/tclin/bio/

Flickr:http://www.flickr.com/photos/poagao/

街頭攝影Flickr社團:攝膽包天 筆筆街市: http://flickr.com/groups/gutsyisland/

posted by 潑猴 at 10:53 pm  
Sep 07 2011

攝影與人生

最近我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生活與攝影是怎樣的一個關係。我每天會依著不同的心情攜帶不同的相機出門,有時拍底片,有時拍數位,有時拍單眼,有時拍傻瓜,為的只是能紀錄生活週遭有趣的人事物或意想不到的故事,所以我喜愛的攝影方式一直都是隨性、沒有目標、不受拘束或預設的。或許我想表達的是一種現象,或許是合諧的光與影,或許是一個故事,亦或許是一個幽默的情結。那都是傳達我眼中的一種映像。

我攝影的作風及美的觀點也許與許多人的表達方式不同,但我認為攝影單純就是一種藝術的表現,也是表達自我想法的一種方式,所以每一個畫面應該是擷取於自己週遭豐富的生活經歷。這樣的作品會顯現出一種自然生活的本質,當然也是獨一無二的畫面。

一直以來我非常不喜歡跟隨著別人的鏡頭找尋靈感,因為那永遠都不是自己想表達的想法,所以有時總覺得為什麼有些人會一窩蜂的追逐一些攝影人的作品,不斷的複製再複製,以為自己的攝影技巧已經突飛猛進,但卻萬萬沒想到自己仍然還是停留在初學的模仿階段,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最終會放棄攝影的原因,因為從來都沒有發現攝影真正的樂趣是要融入在自我豐富的週遭生活。

放下惱人的光圈問題、快門問題、哪台相機才合適自己的問題,盡情的用心去拍攝去享受,你會發現原來我們忽略的才是最美的畫面。

posted by 潑猴 at 12:08 pm  
Aug 25 2009

æ”å½±çš„ç“¶é ¸

æœ€è¿‘å°æ–¼æ”å½±æœ‰äº›è¨±çš„æƒ³æ³•æå‡ºä¾†èˆ‡å¤§å®¶åˆ†äº«ï¼›è¨˜å¾—å°æ™‚å€™æˆ‘éžå¸¸ç†±æ„›ç…§ç›¸ï¼Œä¸è«–æ˜¯å®¶åº­èšæœƒäº¦æˆ–æ˜¯æ—…éŠï¼Œæ¯ç•¶å®¶äººéœ€è¦æ‹ç…§ï¼Œæˆ‘ç¸½æ˜¯å®¶ä¸­å”¯ä¸€å…¬èªçš„å°å°æ”å½±å¸«ï¼Œå› ç‚ºæˆ‘æ‹çš„ç…§ç‰‡å‡ºéŒ¯æ©ŸçŽ‡æ¯”åˆ¥äººå°‘ä¸€äº›ï¼Œ 所以久而久之我就變成家中專屬的攝影師。

15歲那一年的生日,父母送了我一台夢寐以求的 Pentax K1000 å–®çœ¼ç›¸æ©Ÿï¼Œè®“æˆ‘éš¨å¿ƒæ‰€æ¬²çš„åŽ»æ‹æ”è‡ªå·±å–œæ­¡æ‹çš„æ±è¥¿ï¼Œé‚£æ˜¯ä¸€å°å…¨æ‰‹å‹•çš„å‚³çµ±ç›¸æ©Ÿï¼Œå¿«é–€ã€å…‰åœˆã€å°ç„¦ä¸€åˆ‡éƒ½å¿…é ˆè‡ªå·±æ‰‹å‹•æ“ä½œï¼Œè€Œä¸”åº•ç‰‡çš„ISO當然也不能像數位相機隨意更改。那台相機幾乎是伴隨著我成長,它豐富了青少年時期的我,也帶給我許多快樂的時光。

2001年的那一年,我跟許多愛好攝影的同好一樣,對於新出爐的數位相機產生好奇感而深陷數位世界的迷思之中,竟然毫不留情的把伴隨我多年的老友Pentax及其它傳統單眼相機一併給賣掉,全換成了數位式相機。直到這幾年有位朋友他把父親留給他的萊卡M3å€Ÿæˆ‘è©¦æ‹åŠé‘‘è³žï¼Œæˆ‘æ‰æ·±æ·±ç™¼ç¾å‚³çµ±ç›¸æ©Ÿæ‰€æ‹å‡ºä¾†çš„è³ªæ„Ÿæ˜¯å¦‚æ­¤çš„çœŸå¯¦è‡ªç„¶ï¼ŒåŽŸä¾†æˆ‘å¤±åŽ»çš„ä¸åƒ…åƒ…æ˜¯ä¼´éš¨æˆ‘å¤šå¹´çš„è€æœ‹å‹ï¼Œæˆ‘ä¹Ÿå¤±åŽ»äº†å°æ–¼å‚³çµ±ç›¸æ©Ÿå‰µä½œçš„é‚£ä¸€ä»½ç†±èª ï¼Œé€™çœŸæ˜¯ä¸€å¤§æå¤±å‘€!最近我心血來潮的買了一台二手的萊卡M6搭配35mm f2çš„ Summicron é¡é ­ï¼Œå¸Œæœ›èƒ½æ‰¾å›žæˆ‘å¾€æ—¥çš„é‚£ä¸€ä»½å‰µé€ åŠ›ã€‚

æˆ–è¨±æ˜¯å› ç‚ºæ„›ä¸Šäº† Henri Cartier-bresson 的街拍作品,也可能是我平時拍多了夜景而缺乏了一種活力,這一陣子我開始練習拍街上的人物。雖然拍人像有很多方式,攝影棚裡面大燈下面拍人像是一種,而我卻偏好拍攝的是日常生活當中形形色色的人所表現出來的自然表象。

不過到目前為止我所拍攝的作品,仍然還是少了從前構圖的美感,有時為了拍攝剎那間出現的畫面,但往往卻來不及顧及構圖的美感;有時想捕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表情卻很難改變光線的位置。就這樣,原本以為可以轉變攝影的新觀念反而讓我的作品陷入困境而變的好無趣。看看別人拍攝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物景象,我更開始懷疑這個方向是否能讓我的攝影變得更生活化。最近有一位朋友善意的向我提起有關我近期上傳的照片”不美了”,尤其是在台北街道所拍攝的作品,他說 â€œå°åŒ—æˆ‘å€‘éƒ½å¾ˆç†Ÿï¼Œå¦‚æžœä½ æ‹çš„è¡—ä¸Šçš„äººï¼Œè·Ÿæˆ‘çœ¼ç›çœ‹åˆ°çš„æ²’æœ‰ä»€éº¼ä¸åŒï¼Œé‚£å¦‚ä½•å¸å¼•æˆ‘å‘¢ï¼Ÿâ€é€™çœŸæ˜¯ç•¶é ­æ£’å–é‡é‡çš„ä¸€æ“Šå‘€!

é›–ç„¶çªç ´ç“¶é ¸æ˜¯å¾ˆé‡è¦çš„ï¼Œä¸éŽæˆ‘æƒ³æ‡‰è©²é‚„æ˜¯è¦æŒçºŒæŠŠè¡—æ‹åŠé¢¨æ™¯æ‹å¥½ï¼Œæ‹å‡ºè‡ªå·±å°ˆå±¬çš„é¢¨æ ¼ï¼Œæˆ‘æœƒå†æƒ³æƒ³åˆ°åº•è¦å¾€ä½•è™•ç™¼å±•.

é›–ç„¶æˆ‘ä¸ç®—æ˜¯å¾ˆå°ˆæ¥­çš„æ”å½±å¸«ï¼Œä½†æ˜¯ä¾ç„¶æœ‰å¾ˆå¤šæ¬£è³žæˆ‘ä½œå“çš„æœ‹å‹ç”šè‡³æœ‰å» å•†è³¼è²·çš„æˆ‘çš„ä½œå“ã€‚è€å¯¦èªªï¼Œæˆ‘å¯§å¯å¦‚æ­¤ä¹Ÿä¸è¦åƒæ”å½±æ¥­è€…ä¸€èˆ¬ï¼Œä¸€ç›´è½å®¢æˆ¶çš„ç„¡èŠè¦æ±‚æˆ–å‡è£é—œå¿ƒåˆ¥äººçµå©šç…§è£¡é¢æ•¸ä¸å®Œçš„æŸæŸè¦ªæœ‹å¥½å‹æ˜¯å¦æ‹çš„å¤ æ¼‚äº®ã€‚ä»Šå¾Œæˆ‘æ‡‰è©²å„˜é‡æŠŠä½œå“ç°¡å–®åŒ–ï¼Œå°¤å…¶æ˜¯ä¸Šå‚³ç¶²è·¯å°è§£æžåº¦çš„ä½œå“ã€‚

posted by 潑猴 at 2:37 am  
May 18 2009

近半年

2009年已經快要過一半了, 好久沒有在這寫東西。 繁瑣的電影剪輯暫告一段落, æœ€è¿‘åˆé–‹å§‹ç·¨è¼¯å°ç£é¥…é ­ç¾Žåœ‹å…µçš„è‹±æ–‡æ¿ï¼Œ 試圖準備在國外出版。 另外, 這一陣子又開始跟另一個新的樂團合作。 é›–ç„¶éŸ³æ¨‚è¡¨æ¼”çš„å½¢æ…‹èˆ‡é¢¨æ ¼ç•°æ–¼ä»¥å¾€çš„è¡¨æ¼”ï¼Œ ä½†æ˜¯è‡³å°‘å¯ä»¥èªè­˜ä¸€äº›æ–°æœ‹å‹åŠç›¸äº’åˆ‡ç£‹ä¸åŒæ›²é¢¨çš„æ–°é ˜åŸŸ 。

今年春天氣溫似乎比較緩和一點, 以往忽冷忽熱的現象已減少許多, 但是這幾天的天氣又悶悶的。 昨天晚上打完羽球後,請了一些球友到我家來坐的時候, 突然有一位球友看到一隻我平日最恐懼的蟑螂, 經過一陣追殺,但是最後它還是逃的無影無蹤。 今天早上準備把所有角落的蟑螂屋換掉。 è€é¼ ä¹Ÿå¥½ï¼ŒèžžèŸ»ä¹Ÿå¥½ï¼Œ 壁虎都受歡迎, 但是蟑螂我是忍不住一定要消除。

照片已經嚴重的落後。 我簡直是照得太多, 沒有太多的美國時間去處理那麼多的照片。 åŠ ä¸Šæœ€è¿‘å­¸ä¸€äº›photoshop技巧之後, èŠ±åœ¨ç·¨ä¿®ç…§ç‰‡çš„æ™‚é–“åˆå¢žåŠ ä¸å°‘ã€‚æˆ‘çœ‹åªæœ‰ä¸€å€‹è§£æ±ºæ–¹æ³•…….就是 å°è‡ªå·±çš„ä½œå“æ›´åŠ æŒ‘å‰”ï¼Œ ç¨å¾®ä¸åˆæ ¼çš„ä½œå“æš«æ™‚ä¸åŽ»ç†æœƒã€‚ 還好, 前一陣子買的萊卡m6機身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適合的35mm或50mmé¡é ­ã€‚ 連過年去法國、西班牙的照片都還沒有貼上去。 更何況在那裡拍的旅遊影片就不用想了。

雖然今年過年才出國, 但最近又想出國玩幾天。 每次出國都是為了配合過年的長假,這次絕對不要再選擇冷冷的天氣出國, 不然每次身體都包的像一隻北極熊一樣去玩!明年打算去寮國看看王子同學, 但是今年還是想去附近的日本島或是香港逛街走巷。

今早收到大姊的信, 說她已經受不了我們父母的對待, 問我的意見。 å› ç‚ºæˆ‘å’Œæˆ‘å“¥éƒ½å·²ç¶“é€ƒé›¢è·Ÿçˆ¶æ¯äº¤é›†çš„æ„å¿µï¼Œ 只能告訴大姊有些事情是無藥可救。 雖然我們三個都想要跟父母保持很溫暖的關係, ä½†æ˜¯é•·ä¹…ä»¥ä¾†çš„ç¶“é©—è®“æˆ‘å€‘å¿…é ˆåŽ»é¢å°é€™å€‹äº‹å¯¦ã€‚ 很多台灣朋友會唸我這點, å› ç‚ºåœ¨å°ç£ä¸€èˆ¬å®¶åº­æ•™è‚²ç’°å¢ƒé«”åˆ¶ä¸‹çš„å°å­©ï¼Œå¯§é¡˜æŽ¥å—ä¸€è¼©å­çš„è‹¦ï¼Œè€Œä¸é¡˜æ„æ‹‹æ£„è·Ÿçˆ¶æ¯çš„é—œä¿‚ï¼Œ 但是在這裡我得承認,有些方面是不能跟絕大部分台灣人同步走。

posted by 潑猴 at 11:52 pm  
Nov 07 2008

銀牌

前幾天坐捷運時接到一通馬祖來的電話, 說我的作品得了那邊比賽的銀牌還有一張佳作。 å› ç‚ºé‚£å€‹ç¶²ç«™ä¸è®“æˆ‘ç›´æŽ¥è²¼ç¶²é ç¶²å€ï¼Œ 我就把內容抓到這邊來:

Yima doors“馬祖之美攝影比賽 蘇建安「馬祖之劍」獲得金牌
ã€€ã€æœ¬å ±è¨Šã€‘ç¸£åºœæ–‡åŒ–å±€ä¸»è¾¦ä¹‹ã€Œ2008é¦¬ç¥–ä¹‹ç¾Žæ”å½±æ¯”è³½ã€æ­·ç¶“äº”å€‹å¤šæœˆçš„ä½œå“å¾µé¸ï¼Œåƒè³½ä½œå“å¦‚é›ªç‰‡èˆ¬é£›ä¾†ï¼Œåƒé¤˜ä»¶çš„ä½œå“ä¹Ÿè®“å·¥ä½œäººå“¡ç…žè²»æ•´ç†åŠŸå¤«ï¼Œåä¸€æœˆä¸‰æ—¥åœ¨æ–‡ç‰©é¤¨é‚€è«‹å°ˆå®¶é€²è¡Œè©•é¸å·¥ä½œï¼Œç”±è˜‡å»ºå®‰çš„ã€Œé¦¬ç¥–ä¹‹åŠã€ç²å¾—é‡‘ç‰Œï¼šè©•å¯©è¡¨ç¤ºï¼Œèƒ½ä»£è¡¨é¦¬ç¥–çš„åœ°æ¨™ï¼Œæ¥µå…·æœ‰åœ¨åœ°è‰²å½©åŠé™½å‰›æ°£æ¯ï¼ŒåŠ ä¸Šå­©ç«¥ç‡¦çˆ›çš„ç¬‘å®¹ï¼Œæ§‹æˆæ•´é«”æº«é¦¨ç•«é¢ï¼Œé¦¬ç¥–å·²æˆç‚ºä¸–å¤–æ¡ƒæºçš„å¿«æ¨‚å¤©å ‚ã€‚

馬祖風景之美,特別適合攝影家小試身手,縣府文化局已經連續舉辦攝影比賽,都獲得廣大的迴響,今年的「2008馬祖之美攝影比賽」,從五月二十一日公佈至今,歷經五個多月的徵選後,參賽作品從全國各地紛湧而至,超過一千件的參賽作品,讓活動熱鬧不已。

十一月三日文化局邀請攝影專家在文物館進行公開評選工作,二位評審來自台灣,一位為本地人,選出金牌一名、銀牌兩名、銅牌三名、佳作二十名及入選二十名,共四十六件得獎作品。

ç²çŽä½œå“è©•å¯©è©•èªžéƒ¨åˆ†ï¼Œé‡‘ç‰ŒçŽã€Œé¦¬ç¥–ä¹‹åŠã€ï¼Œæ¥µå…·åœ¨åœ°è‰²å½©åŠé™½å‰›æ°£æ¯ï¼Œèƒ½ä»£è¡¨é¦¬ç¥–çš„åœ°æ¨™ï¼Œé…ä¸Šå­©ç«¥ç‡¦çˆ›çš„ç¬‘å®¹ï¼Œç”Ÿå‹•æ´»æ½‘ï¼Œç¥žé¡æ•æ‰ï¼Œæ§‹æˆæº«é¦¨çš„ç•«é¢ï¼Œé¦¬ç¥–å·²æˆç‚ºä¸–å¤–æ¡ƒæºçš„å¿«æ¨‚å¤©å ‚ã€‚

éŠ€ç‰ŒçŽã€Œé–‹é–€è¦‹å±±ã€ï¼Œæ˜é»ƒçš„æœ¨é–€èˆ‡å±‹å¤–å±¤ç–Šäº¤éŒ¯çš„å±‹åŽå±±å·’ï¼Œè—å†·è‰²èª¿å°æ¯”ä¹‹ä¸­é¡¯ç¾éœè¬šï¼Œä½œè€…é€éŽç•«é¢å‚³é”é¦¬ç¥–äººé–‹é–€è¦‹å±±çˆ½æœ—ç›´æŽ¥çš„æ€§æ ¼ï¼Œä»¤äººçŽ©å‘³ï¼›å¦ä¸€éŠ€ç‰Œç²çŽã€Œå¤çª—ç¾Žæ™¯ã€ï¼Œè©•å¯©ä»¥ç‚ºæ‰“ç ´å¹³å¸¸æ§‹åœ–ï¼ŒæŠŠé–©æ±å‚³çµ±å»ºç¯‰ç‰¹è‰²é¡¯ç¾ï¼Œä½†èƒŒæ™¯çš„è‰²å½©é®®è±”é£½å’Œã€‚

éŠ…ç‰Œéƒ¨åˆ†ï¼Œã€Œæ–‡æ­¦é–€ç¥žã€è‰²å½©è¡¨ç¾æœ€å¥½ï¼Œå…·æœ‰ç«‹é«”æ„Ÿï¼Œå…‰ç·šå¾žå´é‚Šé€²å…¥ï¼ŒæŠ€å·§ä½³ï¼Œä½†åœ¨ä¸€èˆ¬çš„å¯ºå»Ÿå¸¸è¦‹åˆ°æ­¤é¡žé›•åˆ»ï¼Œå¦‚èƒ½å‘ˆç¾é¦¬ç¥–ç‰¹è‰²ï¼Œå¢žåŠ ç’°å¢ƒäº¤ä»£ï¼Œä½œå“æ›´åŠ æˆç†Ÿå……å¯¦ï¼›ã€Œæ´žå£çš„é‡£å®¢ã€åŒ—æµ·å‘é“æ°´å…‰ç²¼ç²¼ï¼Œå°æ¯”æ–¼æ´žå¤–çš„æ³¢æ¿¤æ´¶æ¹§æœ‰ä¸€è‚¡å¯§éœå’Œå…§æ–‚ï¼Œæ­£å¥½æœ‰é‡£å®¢åœ¨æ´žå£æ•´ç†é‡£ç«¿ï¼Œååœ¨ç•«é¢çš„çµ‚é»žï¼Œæ„å¤–çš„æœ‰ç¦ªæ„ï¼Œé›–æ˜¯é»‘ç™½ç…§ç‰‡ï¼Œå…‰å½±å±¤æ¬¡è±å¯Œï¼Œç•«é¢å‘ˆç¾å¼µåŠ›ï¼›è€Œã€Œå¸‚å ´ä¸€éš…ã€å–ææ–°ç©Žæœ‰è¶£å‘³ï¼Œè‰²å½©è±å¯Œè¡¨ç¾å¸‚é›†çš„å¤šæ¨£ï¼Œäº¦é¡¯ç¾é¦¬ç¥–ç”Ÿæ´»çš„ä¸€é¢ï¼Œè§’åº¦ç”±ä¸Šå¾€ä¸‹æ‹ï¼Œæ§‹åœ–å¯«å¯¦ç‰¹åˆ¥ï¼Œé›–å°‘äº†å…‰å½±è®ŠåŒ–ï¼Œä½†å¾ˆæœ‰æ²¹ç•«ä¹‹æ„Ÿè¦ºã€‚

æ–‡åŒ–å±€è¡¨ç¤ºï¼Œæ‰€æœ‰å¾—çŽè€…éƒ½å·²å°ˆå‡½å¯„å‡ºé€šçŸ¥ï¼Œä¹Ÿæ„Ÿè¬æ‰€æœ‰äººçš„åƒåŠ ï¼Œä½œå“å„ªç§€çš„ä¸åœ¨å°‘æ•¸ï¼Œè©•å¯©çš„æŠ‰æ“‡ä¹Ÿå¾ˆè‰±é›£ï¼Œå¸Œæœ›å¤§å®¶å†æŽ¥å†åŽ²ï¼Œæ˜Žå¹´å†è¦‹ã€‚

2008馬祖之美攝影比賽得獎名單如下-

金牌獎:「馬祖之劍」,蘇建安。

銀牌獎:「古窗美景」彭寶全、「開門見山」林道明。

éŠ…ç‰ŒçŽï¼šã€Œæ´žå£çš„é‡£å®¢ã€åŠ‰æ–‡ç¥¥ã€ã€Œå¸‚å ´ä¸€éš…ã€å¼µç…§ç…¥ã€ã€Œæ–‡æ­¦é–€ç¥žã€é™³æ˜‡æ²…ã€‚

red stone houseä½³ä½œçŽï¼šã€Œç›¸é‡ã€åŠ‰æ–‡ç¥¥ã€ã€Œæš‘å‡é¨Žè»Šæ¨‚ã€æ´ªæ°¸æƒ ã€ã€Œä½‘ã€é™³å»ºå‹³ã€ã€Œè·¯è¡ã€æž—é“æ˜Žã€ã€ŒèŠ¹å£é¢¨æƒ…ã€æŽæ¾¤å®—ã€ã€ŒèŠ¹å£èšè½ã€å¼µé éžã€ã€Œä¾å¬¤çš„åº—ã€æ²ˆç‚Žç…Œã€ã€Œæ´¥æ²™

å¤åŽã€åŠ‰æ˜Žè‡£ã€ã€Œæ™’é­šå¦ã€æ›¾å¤åŸŽã€ã€Œæ¬£æ¬£å‘æ¦®ã€å»–è€€å®—ã€ã€Œç¦æ¾³æœˆè‰²ã€ä½™å§®ã€ã€ŒåŒ—ç«¿æ…¶æ“ºçž‘ã€æŽä¿Šç·¯ã€ã€Œç¥ˆç¦ã€é»ƒå»ºè¯ã€ã€Œé­…åŠ›ç„¡é™ã€æ±Ÿæƒ ç¾Žã€ã€Œé‡‘ç«¥èˆžæ˜¥é¢¨ã€å¼µé€²ç¿ã€ã€ŒèŠ¹å£é¢¨æƒ…ç•«ã€é™³æ¸…æžã€ã€Œç™¾å¹´ç¥žå»Ÿã€æŽç¾Žè¯ã€ã€ŒæµªèŠ±ä¹‹ç¾Žã€å­”ä¸–é¾ã€ã€Œè€ç‰†ã€å¼µç¾¤å®—ã€ã€Œç¾ˆç¸›ã€çŽ‹å›éœ–ã€‚

å…¥é¸çŽï¼šã€Œé†‡é…’ç•™é¦™ã€è©¹ç‘žæƒ ã€ã€Œç¦æ­£ä¹‹ç¾Žã€æ´ªæ°¸æƒ ã€ã€ŒæŸ³æš—èŠ±æ˜Žã€æ¥Šä¿®ä¸­ã€ã€Œå®ˆå®¶çš„è€äººã€æŽå¼˜å¿—ã€ã€Œæ´žè£¡ä¹¾å¤ã€åŠ‰ç¶µæ½”ã€ã€ŒèŠ¹å£æ‘ã€é™³é³³ç ã€ã€ŒèŠ¹å£èšè½ã€é™³æ²»å¹³ã€ã€Œå½±ã€é™³æ˜‡æ²…ã€ã€Œç‰½ä¼´ã€æŽæ¾¤å®—ã€ã€Œç‡ˆå¡”ã€çŽ‹æ‰¿å¨ã€ã€Œéºç•™çš„å‚³çµ±å»ºç¯‰ã€æ½˜å¿—å®ã€ã€Œæˆ°åœ°æ®˜å½±ã€é»ƒè³¢æ­£ã€ã€Œæ‚ ç„¶èŠ¹å£ã€æ¸¸å¿ éœ–ã€ã€Œç„¡æ‡¼çš„é‡£å®¢ã€åŠ‰æ–‡ç¥¥ã€ã€Œå‚é‡Œä¹‹ç¾Žã€æ²ˆç‚Žç…Œã€ã€Œç ²å½ˆæ­¥é“ã€é™³é³³ç ã€ã€ŒèŠ¹å£æ‘ä¹‹ç¾Žã€é™³æœé™½ã€ã€Œä¸€ç‰‡å¤©ã€æŽèªžæ…ˆã€ã€Œåæ°´é­šã€è˜‡æƒ çã€ã€Œæµ·è§’é‚Šå¢ƒ(一)東莒風情」張為淨。”

posted by 潑猴 at 3:54 am  
Oct 25 2007

展覽!

Exhibition of sorts 展覽我要辦第一個攝影展。 其實, 這還不能算是一個真真的展覽, 只是把我的作品掛在一家酒吧的墻壁上。 但是, 雖然這種發展應該十幾年前就開始, 但是還算是一小步。 那家酒吧餐廳叫做 ‘復古花瓶’ 地點在捷運六張里站附近。 我這禮拜六, 就是十月二十七日晚上八點左右會在那邊跟一些朋友聚一聚, 如果有興趣可以來看一下。另外, 有一家美國大規模出版社要用我的攝影作品當它一本即將要出的書的封面藝術。 聽到當然高興, 但是還感到自己書的英文版無法初的遺憾與嫉妒。

好消息中還需要有壞消息當陪伴: 我還要搬家了! å› ç‚ºçµ„æˆ‘çš„æˆ¿å­çš„è¨ªå®¢åœ¨ç¶²è·¯ä¸Šé‡åˆ°æƒ…äººï¼Œ 所以她要搬回去美國。 我不想再煩惱當房東的事情, 所以我就不著另外的訪客, 而自己搬回去住那邊算了。 雖然地方小, 而且我這邊已經住的舒服, 還是自己的房子才有擁有地主權益的感受。

但是搬家真煩惱。

最近碧潭這邊感覺上都在施工中。 不只是對面的 ‘筆談有約’ çš„å»ºç­‘åŠ ä¸Šæ±å²¸çš„å¤§å·¥ç¨‹ï¼Œ 連我們這棟房子有莫一戶在拆墻。 雖然前幾天的天氣其高秋霜, 但是今天往外看都起霧灰灰。我的心里反而很容易收到天氣好壞的印象…有時候懷疑臺北是否最適合我住的地方。但是我又在想, å¦‚æžœä½åœ¨ä¸€å€‹å¤©æ°£æ ¹æœ¬ä¸æœƒæ”¹è®Šçš„åœ°æ–¹çš„è©±ï¼Œ æˆ‘æœƒä¸æœƒæ„Ÿåˆ°æ ¹æœ¬æ²’æœ‰ä»€ä¹ˆæ”¹è®Šä¾†çš„æ‚¶ï¼Ÿå¦‚æžœæœ‰éŒ¢çš„è©±ï¼Œ 我會很象偶爾吧東西鎖在小公寓里面, 自己拿著背包到處跑, 日本住幾個月, 西班牙仔豬一年, 去看看南美洲, 從北京坐火車到歐洲去。 想回臺灣就回來。 邊看邊寫邊拍邊攝。

但是那只是另外的世界, 不曉得跟這個世界有沒有通道。

posted by 潑猴 at 10:50 pm  
Apr 10 2007

X-CUP

前一陣子有一個跟藝術有關的月刊X-CUP用e-mail訪問我。 ä»–å€‘åœ¨å¯«ä¸€ç‰‡æœ‰é—œè€å¤–åœ¨è‡ºç£æžè—è¡“çš„æ–‡ç« ï¼Œä»¥ç‚ºæˆ‘ç®—å…¶ä¸­ä¹‹ä¸€ã€‚ 當我提醒他們我其實并非老外這點他們好像覺得無所謂, 還是要訪問 。

題目是我拍的高鐵照片系列。為什么選這個主題, 我還是不太清楚, 但是他們就是對這些表示有興趣。如果想看全部的話,可以去買月刊,或者如果只想看我那部分的話 , 就從這里下載 (pdf檔)。

我這幾天好像感冒了, 喉嚨很不舒服。 剛過去的四天假期大部分都在家里剪片。 禮拜六有跟一些朋友去山上喝茶聊天, 但是到了禮拜天又是剪片。 已經好長的一陣子沒有看到陽光了。

æœ€è¿‘åœ¨è€ƒæ…®ä¸€å€‹è »å¥‡æ€ªçš„ç¾è±¡ï¼Œ 可以說是臺灣的特色: 雖然一般的服務生看到我的時候會躲起來, ç•¶æˆ‘åœ¨å…¬å…±å ´æ‰€çš„æ™‚å€™ï¼Œ 不管多大,也不管那里臟兮兮的,清潔人員反而會馬上到我附近,甚至抽我的腳叫我移動一下讓她掃地。我早就習慣老太太們等到男廁所有人才進去打掃, 但是無論我在坐捷運或逛書店或商店, 清潔人員(大部分的卻是女生)回一直望我附近走過來打掃 ã€‚é›£é“å¥¹å€‘çœŸçš„æƒ³è®“æˆ‘é«”æœƒä»–å€‘çš„è¾›è‹¦ï¼Ÿä¸ç„¶æ˜¯ä»€ä¹ˆåŽŸå› ï¼Ÿ 真是好奇妙的現象。

片子弄完之后,很想去度個假, 但是還不曉得往哪一個地方跑。短期的話可能去日本, 但如果有比較長的假期,還有經濟能力狗的話, 也許會去歐洲看看。最主要是去一個不熟悉, æ ¹æœ¬æ²’æœ‰çœ‹éŽçš„æ™¯è§€ã€‚

posted by 潑猴 at 2:57 pm  
Feb 10 2007

tunnelfloor

tunnelfloortunnelfloor Hosted on Zooomr
posted by 潑猴 at 12:25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