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Sep 19 2007

沖繩

上禮拜參 公司旅游, 坐游輪去日本的外島沖繩。 禮拜天中午到基隆港上船, 一天後到那霸。 在那里過兩天一夜之后, 就回來。

在船上時, 除了跟一兩位同事聊天之外, 幾乎都沒有 其他人相處。 住的是單人房, 隨時帶相機與一本書。相機可以照相, 還有動態攝影的功能, 可以記錄旅行的經驗。 書是候陪我吃飯的好伙伴。 船上的飯實在是太好吃, 而且都是自助餐。 為小時候爸媽都叫我一定要把飯吃完,所以每次都吃太多。我認為邊吃飯邊看書, 是生活的一種大享受。

船上有一群流氓。 他們不管是吃飯, 游泳, 打牌, 走路, 呼吸, 等活動中, 都非常會吵鬧, 但是沒有人敢對他們怎么樣。這個船已經完全臺灣化了。反正, 客人永 沒有錯, 不是嗎?

到了那霸, 上岸去, 我就躲著那些旅游團, 自己跑去市中心逛街。 看到那里 為剛下雨而充滿光芒的小巷子和電光的霓虹燈, 心里感到好快樂。終于找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可以好好的探索!已經很久沒有這樣。 那霸是一個干凈, 整齊, 現代化的大都市, 而且感覺不像日本其他地帶, 反而比較輕松的感覺。 雖然那邊的漢字我都看得懂, 但是 為當地人不懂英語和國語, 本無法與他們溝通。我就一個人走著,走著, 邊走邊照相。 在捷運站找到一把壞掉的雨傘。

那天晚上走到深夜, 腳酸了才坐計程車會船上睡覺。

第二天跑去那霸的首里城 看一下。 從那邊跟著捷運線走回來。 我在想, 也許沖繩是日本里面最像臺灣的地方。 也許日本人看臺灣是中國里面最像日本的地方吧? 不管怎樣, 我認為我應該多去探索日本其他地方。 沖繩引起了我對它的好奇。但是我一定要學一點日文才對, 不然沒辦法自主旅游。

那天是禮拜二。 下午回到船上準備回臺灣。 回去的旅程中, 我提起勇氣來 船上餐廳的一位好帥的廚師講話。 他是非魯賓人, 年紀跟我差不多。 名字叫做 ‘快樂’, 為當他母親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 感覺很快樂。 我跟他講我能體會這種感覺。 但是接下來的話我就沒有講出來。

回到臺灣的感覺十分奇怪, 好像被推下來的感覺。 沒有人想上去看進基隆港的風景。臺灣被污染幾乎抹掉了。我坐火車回家的時候, 本沒有往外面看。 這個現象讓我想到當初選擇中文而沒有選日文。 如果那時候選日文的話, 今天的我會不會座相反的旅行, 從日本到臺灣, 好好的換一個新環境? 搞不好喔。

Be Sociable, Share!
posted by 潑猴 at 6:23 am  

2 Comments »

  1. 意中看到 的BLOG,被 的性 和经历打动,我想 一定是个 于自己而且正直,善良的人! 很可爱:)

    Comment by Lucy — October 11, 2007 @ 5:52 am

  2. 沖繩很多人 和文化都是中國的。沖繩約百年前跟本不是日本。

    Comment by 宇心 — January 17, 2015 @ 10:54 pm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