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Jun 29 2007

放犯人

ricebomber前一陣子在便利商店看 紙看到上面一張照片, 覺得里面的男生 帥。看下去, 竟然發現那位帥哥就是所謂的 “白米炸彈客”, 楊儒門。 好奇怪, 我怎么會喜歡那些壞人的樣子呢?還記得當年好喜歡陳進興的模樣…開玩笑吧。

講實在, 我認為陳水扁放了楊儒門給這個社會一個 危險的先例, 意思就是說, 只要 認為 的目的是正確的話, 可以不擇手段的去完成。 不用管法律或安全的問題。 不喜歡就拼命的攻擊就沒錯。 雖然我看到這個事件感到失望, 但是并不會驚訝, 為這個社會本來就不像其他發展優先國家的 “法禮請” 的社會, 而比較象一個 “清禮法” 的無政府注意國家。當陳水扁上臺那時候, 很多人認為他會帶來一個大的轉變, 清除一些比較老舊的思想, 但是這八年來, 只看到民進黨施行與前政府一模一樣的政策。好笑的,是這段都是利用傳統中國做法證明自己 中國毫無關系! 名字改來改去, 在立法院遇到不爽的法案就象小孩子暴力鬧事。為什么? 為在這個社會, 只要 認為 的目的是正確的, 對 來講, 本沒有法律方面的限制。

我自己認為楊儒門關心農夫 本沒有錯。 但是我不能贊成他的做法。 說那個炸藥沒有多少? 那難道 的小孩在街上撿到 就放心嗎?犯罪的人就是犯人, 不管他的理由如何, 也不管他長得怎么樣。

Be Sociable, Share!
posted by 潑猴 at 6:13 am  

4 Comments »

  1. “…..無政府注意國家…”
    無政府”主”意”的”國家 – (I am assuming this is what you mean.. “anarchist country”)
    Just tiny mistake. Don’t mind me. :)

    Comment by Ultra — August 22, 2007 @ 11:29 am

  2. Totally agree with you on the issue.

    Comment by Ultra — August 22, 2007 @ 11:31 am

  3. 雖然有時候 的語意不通
    或詞彙很怪
    但我能感受到 言語的溫度

    像這兩天很紅的陶先生
    原本我以為是被政客與媒體利用的”老外”
    (其實不然)
    他blog裡極盡所能的吊書袋
    卻依然理論空泛
    而且跟鋤 、鐮刀般冰冷

    Comment by storyteller — October 15, 2007 @ 11:26 pm

  4. 沒辦法 媒體把他塑 成 抗扁政府的英雄
    上人民同情他

    君不見 罵陳水扁該死的軍人 都沒事了

    罵馬英九呆的主撥 節目就被停撥了

    Comment by KEVIN — January 17, 2009 @ 12:27 am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