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Jul 01 2008

半晚在思考

這一陣子慢慢習慣夏天又濕又熱的日子。 每當想好好安排時間, 想不到的意外會來把所有計劃中的程序打亂。 但其實, 我們生活不就在這些被打亂中的霎那而過嗎?

有個媒體想訪問我夢想是什么。 這問題可難, 為看時間, 心情。 有個固定, 持的夢想是否一件好事? 有時候想當某某大人, 音樂家, 導演, 攝影師, 作家之類夢想。 有時候只想到一家安靜的酒吧邊看好看的書邊看外面的路人打著羽扇而走過。 我心里面一直在希望, 如果能 依 過每分鐘的知覺與意念, 未來的夢想會自己城鎮。 或許我太天真吧。

房貸 為以上的事情準備要換一家銀行。 現在擺最前面的目標是電影後制作的工作一定要一直進行。 雖然有一點成就, 還是很期待它完成, 可以放手的日子。 可以專心而自在的去弄樂團,攝影,寫作, 旅游的日子。 但是我也要記得珍惜這些日子, 為實在是很幸福。

還有一件事。 三十幾快四十歲的我, 好像是那種永 找不到伴的人。 其實這也沒什么奇怪, 只是一種需要面對的事實。世界上有那么多連家人或朋友都沒有, 我 本沒有資 抱怨寒苦。

但是我最近有一種感覺, 一種無形的推動力, 一種膜厚的方向感。 但是這條迷宮路的終點我 本分不出來。雖它走如何?

posted by 潑猴 at 10:49 am  
Dec 31 2007

模糊掉了一年

2008 年快到了。 明年會看到許多有趣的事情, 例如臺灣選舉, 美國選舉, 北京奧運, 等事情。明年我個人想至少把電影搞成, 而希望能坐在大電影院里面抬 看到這幾年辛辛苦苦的大工作顯示在大熒幕上。 也希望能在Page One外文書局柜子上看到我書的英文版。還希望自己能在巴黎的街 上從早逛到晚, 一直拼命的照相。

這些夢想有沒有可能倒是個問題。 為今年并不怎么樣, 甚至可說好差勁。 其實, 2007年…對我而言是一個十分模糊的一年。一年!一整年也, 但是 什么事情也辦不成。 旅游: 只有去沖繩一天。 沒錯, 樂團有出唱片, 但是那算是David的功勞,并不算我自己的成就。身材也沒有練到怎么樣, 太極拳學了一點東西, 羽毛球照著打, 買東西, 搬了一次家…還是一個人過日子。 年初時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自己 本不應該活在這個年里面, 感覺時間應該還沒到。 我猜這個念 是來自太多事情沒有做好的關系。希望明年能 解被模糊網抱住的心理。

今年的生日一樣跟圣誕節一起過, 但是 為民進黨偉大的經濟能力, 那天不但還是要上班, 還要 班。 那天晚上終于下班之後跑去跟朋友吃飯, 但是餐廳已經沒有圣誕大餐了, 所以心情變差了。 還有, 羽毛球的球友其中之一前幾天叫我不要再去跟他們一起打。 口 上說是 為人太多, 但是我不相信。 那個人本來就不喜歡跟我打球, 所以叫我不要去了。 但是我也無法確定真真的情況, 為如果他說的是真的的話, 去也會太尷尬。所以現在變成一個禮拜只有打一次球, 而且那天去打的都比較不會打。 反正我可以利用多出來的時間剪片吧。至少希望過年前可以剪到一個程度, 讓自己的心里面的罪惡感減輕一點。

那,農歷過年的年假怎么放呢? 我現在在考慮這個問題。 留在碧潭是個行不通的注意, 為我沒辦法忍受那兩個禮拜的放炮聲而不睡覺。很想去日本京都走走, 但是還不知道能不能安排一個這樣的旅行。

今年已經算是完成了, 已經快要變過去了。

過去的事情改不了了。

明年 油!

posted by 潑猴 at 6:11 am  
Jun 05 2007

梅雨季

最近每天下大雨。 我依然忙著一些關于創 類的事情, 但是每次往外踏步會腳濕濕的回來。

忙些什么呢?片子剪到一個大概的形, 但是我們後制作的部分還要 強下去至少幾個月的時間。 為片長過于兩個半小時, 所以必 考慮把一些鏡 卡掉。 很可惜的是: 那些片段包掛花很多時間與力量拍到的鏡 。但是真的無法道。 前兩個周末都在從新配音, 利用這個機會改善演員年臺詞的氣氛。除了剪接的工作之外, 還要配音, 弄音效, 音樂, 特效, 等等之類的大工程。希望至少來得及 名一些國內外的影展。這部片子完成之后, 應該開始發展下一部片子。 下一部想拍一部完全臺灣的片子。 大概的故事已經飄在腦海里面, 只剩下一些小細節而已。

電影的事情之外, 我們樂團也陸陸續續準備出唱片。 團長說已經只差兩三首歌而已。明后天我會跟一位原住民歌手朋友,查勞 (Chalaw), 合作,在他將會出的唱片里面吹小號。 如果 利的話, 希望到今年年低或明年年初的時候, 我可以看到三 工程完成: 就是電影上 , 唱片出售, 還有我的書的英文版上柜。但是如果只有三分之二而已的話, 我也會十分滿足。還有一件事情: 旅游。 對我來講, 旅游很重要。 九月的時候我會跟公司旅游坐船到小琉球玩四五天, 但是我可能還要自己去馬祖島群玩, 或去香港或日本大都市玩。但是經濟非常有限, 所以要提前考慮清楚才行。

這陣子突然注意到向我揮手打招呼的人增 了好幾倍。甚至有陌生人在大街小巷跟我握手。 原本以為是 為我們樂團的關系, 但是朋友傳簡訊給我;原來是公共電視在重播他們拍關於我的廣告片段!他們應該警告我一聲, 免得令我懷疑背后有什么名人偷偷跟我走。

我這個夏天應該也增 我的運動量, 持續的打羽毛球, 練拳, 騎腳踏車, 游泳, 還有避免亂吃東西, 熬夜, 讓自己變健康一點。如果沒有運動的話, 血液循環會變慢, 一直想睡覺而睡不著。每晚聽著下雨的聲音慢慢入睡。

posted by 潑猴 at 11:47 pm  
Apr 27 2007

南海藝廊

南海藝廊的影展地方不是很大, 但還是很舒服。 我差不多三點到達時, 他們在放一些學生作品的 告片。在華視認識的節目制作人也在, 所以我坐下來看看影片。

說實在, 大部分的片子非常糟糕, 不只是看不懂劇情,而 本沒有終點的感覺。 我坐在沙發上看了川流不息的無聊面孔來來去去, 就開始 痛了。 再來有一個學生片, 就是講他們拍片的過程, 還有最后排片失敗。 片子里面到處都是 “制作人” 跑來跑去。 何必那麼多人呢? 結果, 他們的簡單制作變得非常復雜。工作人員無法好好控制, 車子出車禍, 天氣不好, 等等之類的問題發生。嘴里鋪的是, 他們竟然是用影片拍啊!我看, 花了不少錢哦。

最后, 他們放了一部叫做 『女神』的短片。 雖然鏡 過度長久, 構圖不多, 但是至少有一點劇情的感覺。不過演員還是那副無聊甚至無任何感情的樣子。

隨后放了我的片子, 殘傭。 距離拍片時間越久, 感覺片子有問題越多。看的時候忍不住皺眉蹙眼。 之后, 辦展的人打開了瞪, 請觀眾問我問題。我驚訝的看來看去, 原來只有我一個導演來參 影展!

我說過, 我不太會談電影這個話題, 但是觀眾問我的問題真的令人害怕。 他們好像對劇情, 角色或拍片制作沒有興趣。 他們反而想問的是: “ 為什么用那些老舊的背景?”

“為什么會想用上那些東方文化的東西?”

“女主角為什么穿旗袍?”

到這時後, 真的很痛。我回答說 “難道 要我象其他影片, 全部都一定在華納影城或101拍? 們真的認為臺灣能付出只有這些表面閃亮的東西而已?” 但是他們不答話, 只猶豫的搖搖 而已。

也許我講話太粗野了一點。 畢竟是他們請我到那邊講話, 所以感到十分遺憾。可能 為 痛的關系, 還是我本性難改。至少他們沒有問我 “為什么里面有人講國語?”

但是我憑什么那么驕傲呢? 后來就答應自己, 如果再度機會的話, 我一定會禮貌一點。 我還是想多認識一下當地的藝術家, 特別是跟影片有關的人。 但是南海藝廊的人跟我說雖然八九年前確是有這種藝術家聚集的 所, 后來 為一些不同的 就開始各走各的。她說光點二樓那邊有個相當不錯的咖啡廳, 但是我懷疑那邊是否都只是一些流行人物而已。不妨改天自己去看看吧。

我本來以為臺灣的電影業是 為變分離式, 太偏向充滿藝術卻沒有娛樂的片子而落后, 但是聽到那些問題之后, 我開始想這個現象是否 這個社會心態有關。 如果找得到適合的地方與人群的話, 我應該要好好 究一下。

posted by 潑猴 at 10:53 am  
Apr 19 2007

影展

這個禮拜天, 就是四月二十二日下午3點左右, 我2003年拍的短片『殘傭』要在南海藝廊的影展播放。 我昨天晚上過去那邊把DVD交給他們, 便看看 地。 地方離中正站不 , 剛好在我們拍最近這部的另外鏡 附近。 地址是重慶南路二段19巷3號一樓。那邊是一種藝術中心, 所以去參觀的人應該大部分都是學生和藝術家。 我會到現 , 也許看完片子會講一下話。

其實, 我想參 這個活動不知是 為推廣我的片子, 而是 為我更想多認識這邊的藝術介的人與文化。 雖然Lady X這兩部片子基本上算是 “外國” 電影, 但是我有打算以后拍一部完全臺灣電影。 大概的故事已經漂浮在我的腦海里面。 我只在等待剛拍完的這部后制作與發行完成以后 (再度一個長假吧!)我才會開始準備拍。

umbrellachairsumbrellachairs Hosted on Zooomr

posted by 潑猴 at 9:42 am  
Feb 01 2007

殘傭

我們2003年拍的片子, ‘殘傭‘ 二月三日晚上11:30要在華視文化/教育台 (應該是11台吧) 播出. 二月19日同一個時間還要重播一次. 搞不好以後還會再重播.

前幾天三立電視台的一位小姐打電話給我說她們想訪問我. 我問她是關於什麼事時, 她就說到一些跟我 本沒關係的事情. 我聽到, 當然會小小疑問, 所以沒有答應她.

擺: [ bǎi] pendulum; to place; to display; to swing; to oscillate; to show; to move; to exhibit

昨天她又打電話問我要不要上他們的節目. 這次是聊台灣的出生率. 我老實跟她解釋說我沒有結婚更沒有孩子, 但是她又說這也沒關係. 我想他們應該對我的意見沒什麼興趣, 反而只要擺一些’外國面孔’而已. 這種心態多的是, 而且一半 老外’並不會介意上這種節目.

哎, 都無所謂啦…也許上節目就可以認識一些有趣的人吧.

轉個話題: 我的flickr上的照片前幾天 過十萬個view. 為我沒有倚 裸女或hdr之類東東就可以達到這個數字, 滿有成就感.

posted by 潑猴 at 6:23 am  
Nov 29 2006

Clay Soldiers

Clay Soldiers

我終於把我們2003年拍的 “X夫人”(www.ladyxfilms.com) 影片上傳到youtube. 我們現在在拍這部片子的續集, 希望年底可以拍完.

posted by 潑猴 at 3:26 am  
Nov 15 2006

介紹

潑猴的介紹

這是公視拍的電視介紹.

posted by 潑猴 at 3:41 am  
May 27 2005

星際大戰三部曲

前幾天看到了星際大戰三部曲, 覺得滿好看. 有些小小意見, 但是但部份來說是個滿不錯的結局.

我們的藍調樂團這兩個月會跟另一個當地樂團, 生祥與瓦窯坑3, 一起表演. 看他們
的網站或我們的網站, 都有時間表. 我上次一起表演的那天晚上有賣他們的CD, 確是十分好聽.

今天晚上, 下班後, 我們幾位拍片朋友要上船出海去! 這次不但是為了換個環境, 而同時可以在那裡拍幾個需要的鏡 . 希望天氣會配合一下.

今天早上起床時, 打開了收音機, 就聽到台北愛樂99.7上LG電視的廣告, 裡面對白講到他們的電視棒到甚麼程度. 有多利害呢? 可以清清楚楚得看到 ‘三更半夜黑人打烏鴉’!

哎呀我的天.

posted by 潑猴 at 4:19 am  
Sep 07 2004

拍片了

開始拍片了! 前幾天花了好幾個小時在DV8, 拍到天亮. 希望下次稍微安排好一點. 那次實在是太累的法道.

我這裡拜六晚上要在小客廳那邊上台 一個爵士樂團一起表演. 他們都算滿好的人, 而且通通都是為了喜歡音樂. 希望不會太過於緊張, 但是出錯業務所謂, 反正大家都為了玩一晚而已.

posted by 潑猴 at 5:23 pm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