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Feb 27 2008

愛國

過年去東京玩了十幾天, 回來之后就得了 嚴重的鼻竇炎, 病了快兩個禮拜,  為藥物的關系感覺昏迷了很久。 現在應該快好了, 至少抗生 快吃完了。

昨天中午去市政府接受臺北畫刊的訪問, 大概四月會出來。記者問了不少問題,然后以我的經驗學來的反應是不能思考, 而一定要馬上回答問題,  為如果對方看到一個老外沒有馬上回答就會以為我一定是聽不懂她的話(沒想到本地人還有多一點的空間可以思考問題吧!)。 但是問到‘ 覺得 有沒有融入這個社會嗎’ 的時候就真的沒話講。 怎么可能到現在還沒有融入到這個社會? 但是我的確常常被那些人問類似的問題。

我在日本的時候常常在那邊逛街, 邊走邊想, 為什么日本很多方面做的比臺灣好?命名有一樣的可能性。 我并不是講科技上或政治方面的抽象話題, 而是具體日常生活上的問題。 但是在怎么想都一定回到兩個字:愛國

驚訝吧? 我知道這兩個字已經被爭論到沒有人記得原本意思, 但是如果 去聽聽一些國外的 導者演講里面, 應該會注意到一點:他們常常提到他那邊國民的義務。 但臺灣反而對‘公民義務’這四個字當然有巨大的反感。臺灣的 導者近幾年都強調過去的殘事, 想把臺灣變成專門受害者國家。結果,現在的社會變成了一種 ‘不關我的事’ 的現象。再嚴重會惡化成一種 ‘我不用去想任何事情’ 的社會。

對不起, 我又講了太抽象化了一點。 大家都聽過,東京的街上很整齊, 沒有人亂擺東西, 沒有什么狗屎。 買東西, 做事情都很方便。 但是有沒有人想過為什么?這些事情并不能全部放在政府的門口。 也不能說什么‘國際觀’的藉口; 日本人的英文其實超爛, 但是至少他們看到一幅白色面孔不會像臺灣人躲在柜臺下面, 而會很有信心地說出自己的語言。 常常聽到人說 ‘臺灣人公德心很差’, 但是很少聽到第二句話不是 ‘沒辦法’ 三個字。

怎么會這樣呢? 責任。信心。愛國。當我問 愛不愛國時, 我 本不在乎 的政治立 。 我反而想知道 為這個國家, 為這個社會, 為 旁邊的陌生人有做出什么事情? 我也不想聽到參 了什么委員會或捐出來多少錢了。省了吧。

事實上, 這個問題超簡單: 所看到的臺灣, 就是臺灣人創 的。 誰愛國? 不是那些一直喊口號的人, 也不是那些移民到國外不管的人。 改善臺灣的人和 壞臺灣的人就在 旁邊, 也可能離 更近。 我所抱怨的事情有多少是自己做出來的事情?只有一個答案:百分之一百。 我做什么樣的人就會變成什么樣的國家。

選舉快到了。 我可不管 認為臺灣應該用什么名字入聯或是用什么顏色的國旗。 如果 真的愛臺灣的話, 就開始把臺灣弄成一個值得愛的地方。關鍵在這。 沒有第二個辦法。

posted by 潑猴 at 7:24 am  
Nov 16 2007

回來水簾洞

組我房子的朋友前一陣子透過網路認識到了一位 ‘一鍵鐘情’ 的男朋友, 后來決定搬回去美國, 不住我的房子。 所以我從那間又大又亮的房間搬回來我小小的’水簾洞’。我搬回來之前利用空房的時間好好的從新刷漆, 把地毯拿出去洗, 窗簾換新的。 今天可以說差不多終于弄好了, 但是還有一些東西還需要丟掉。

我這間房子的環繞聲音還沒從新習慣。 包含隔壁的電梯開開關關的聲音, 樓上 (還是樓下?) 的洗衣機的聲音, 附近白癡養的小狗一直放在家里不管而哭泣的聲音…可能再過一陣子會變成下意識里面的東西。 至少希望如此。

我們樂團終于出唱片了! 上上禮拜在華山文化中心有開唱片的派對和表演, 幾百個觀眾由來參 。 感覺上是做了一件大事一樣。 下一步就是把電影剪好, 再來是出書的英文版。 還有一些跟旅游有關的目標。做不完的事情, 生活上的樂趣真的無窮。

臺灣目前的社會越 近選舉越奇怪。現在雖然經濟很差, 大家薪水好幾年沒有長, 而物價卻提高, 但是一提到, 會被泛 人罵說 在批評政黨。 天啊。政黨說要拿國民黨的財產, 但是政黨把自己的錢花在哪里? 買 ‘臺灣入聯合國’ 的大字 !但是國民黨也不是很完美,一直猶豫不決它財產的問題, 把連戰的抱怨還當真。馬英九如果有種做黨主席, 就當主席吧, 勇敢的實行改革, 吧國民黨好好的代入二十一世紀。 那些帶老套的富翁可不用理會吧。

但是我認為最好笑的是:如果真的要跟中共統一的話, 臺灣應該先變成一個貧窮, 沒有國際觀, 不尊重法律, 政治比現實生活重要的亂地方。 說, 哪一個檔最像?

posted by 潑猴 at 1:34 am  
Jun 29 2007

放犯人

ricebomber前一陣子在便利商店看 紙看到上面一張照片, 覺得里面的男生 帥。看下去, 竟然發現那位帥哥就是所謂的 “白米炸彈客”, 楊儒門。 好奇怪, 我怎么會喜歡那些壞人的樣子呢?還記得當年好喜歡陳進興的模樣…開玩笑吧。

講實在, 我認為陳水扁放了楊儒門給這個社會一個 危險的先例, 意思就是說, 只要 認為 的目的是正確的話, 可以不擇手段的去完成。 不用管法律或安全的問題。 不喜歡就拼命的攻擊就沒錯。 雖然我看到這個事件感到失望, 但是并不會驚訝, 為這個社會本來就不像其他發展優先國家的 “法禮請” 的社會, 而比較象一個 “清禮法” 的無政府注意國家。當陳水扁上臺那時候, 很多人認為他會帶來一個大的轉變, 清除一些比較老舊的思想, 但是這八年來, 只看到民進黨施行與前政府一模一樣的政策。好笑的,是這段都是利用傳統中國做法證明自己 中國毫無關系! 名字改來改去, 在立法院遇到不爽的法案就象小孩子暴力鬧事。為什么? 為在這個社會, 只要 認為 的目的是正確的, 對 來講, 本沒有法律方面的限制。

我自己認為楊儒門關心農夫 本沒有錯。 但是我不能贊成他的做法。 說那個炸藥沒有多少? 那難道 的小孩在街上撿到 就放心嗎?犯罪的人就是犯人, 不管他的理由如何, 也不管他長得怎么樣。

posted by 潑猴 at 6:13 am  
Mar 16 2004

313

有一個新的短片, 就是那天去參 國民黨313遊行拍的鏡 . 昨天的事情給了我一肚子的氣, 一致到現在. 我發現支持民進黨的朋友比較會怪我, 但是支持國民黨的朋友會怪民進黨…我個人覺得雙方可能都有責任, 都有做錯一些事情. 我本來就不應該拍他們的廣告, 但是他們也不應該想控制我的行為.

posted by 潑猴 at 5:43 pm  
Mar 16 2004

遊行

昨天晚上跟一位民進黨黨團代表談我在313遊行出現的事件. 談話的內容不能公開講, 除非我想被告. 我可以說 為黨團代表的態度, 我現在比以前更討厭民進黨. 如果 認為民進黨比以前的國民黨或共產黨開放自由的話, 那就恭喜 成為正式的收騙者.

posted by 潑猴 at 2:57 am  
Mar 14 2004

黨部

我昨天去313國民黨大遊行, 後來在國民黨黨部看朋友時, 被一些記者訪問到…後來他們把我的話剪成有一點恐怖的樣子…也 說民進黨不排除告我, 但是那是媒體講的, 不是事實. 怎麼可能呢? 我也沒有違法, 怎麼能控制我去哪裡講甚麼呢? 好奇怪. 既然聽說高雄有一位美國人也跟我一樣移民到台灣來, 現在在推廣阿扁. 這世界越來越怪.

posted by 潑猴 at 5:38 pm  
Mar 04 2004

廣告

我幫藍月拍的廣告已經上電視跟網路了. 自己看到了以後感覺有點尷尬, 為我本來沒想到會那麼政治化. 話說回來, 它本來就是一個政治上的東西, 這沒甚麼好驚訝的. 唯一反對的鏡是最後面有’陳水遍’三個子出現. 說實在, 最後甚麼黨都可以出現, 並不會影響到片段的內涵. 但是來不及, 大家都在看它, 親朋好友都在怪我為了一點錢出賣自己的原則. 我反而這幾天故意帶著馬應九競選部賣的 巾, 儘量平衡自己的良心.

posted by 潑猴 at 7:24 am  
Sep 08 2003

大行動

週末有兩個大行動, 一個是’台灣正名’, 就是想把’中華民國’的名字改為’台灣’而已. 另外個是反台獨的行動. 我可不管 怎麼想, 但是我很討厭那些從國外回來的’華僑’參 這些活動. 如果 要公開宣佈台灣獨立的話, 也必 要接受它的後果. 我覺得那些喜歡浪漫台獨的老外與華僑 本不應該管這些事情. 這邊 本沒他們的事. 的雙腳若站在台灣, 那我就會聽 說的話. 不然 最好就乖乖不要講出來.

posted by 潑猴 at 9:04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