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May 18 2009

近半年

2009年已經快要過一半了, 好久沒有在這寫東西。 繁瑣的電影剪輯暫告一段落, 最近又開始編輯台灣饅 美國兵的英文板, 試圖準備在國外出版。 另外, 這一陣子又開始跟另一個新的樂團合作。 雖然音樂表演的形態與風 異於以往的表演, 但是至少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及相互切磋不同曲風的新 域 。

今年春天氣溫似乎比較緩和一點, 以往忽冷忽熱的現象已減少許多, 但是這幾天的天氣又悶悶的。 昨天晚上打完羽球後,請了一些球友到我家來坐的時候, 突然有一位球友看到一隻我平日最恐懼的蟑螂, 經過一陣追殺,但是最後它還是逃的無影無蹤。 今天早上準備把所有角落的蟑螂屋換掉。 老 也好,螞蟻也好, 壁虎都受歡迎, 但是蟑螂我是忍不住一定要消除。

照片已經嚴重的落後。 我簡直是照得太多, 沒有太多的美國時間去處理那麼多的照片。 上最近學一些photoshop技巧之後, 花在編修照片的時間又增 不少。我看只有一個解決方法…….就是 對自己的作品更 挑剔, 稍微不合 的作品暫時不去理會。 還好, 前一陣子買的萊卡m6機身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適合的35mm或50mm鏡 。 連過年去法國、西班牙的照片都還沒有貼上去。 更何況在那裡拍的旅遊影片就不用想了。

雖然今年過年才出國, 但最近又想出國玩幾天。 每次出國都是為了配合過年的長假,這次絕對不要再選擇冷冷的天氣出國, 不然每次身體都包的像一隻北極熊一樣去玩!明年打算去寮國看看王子同學, 但是今年還是想去附近的日本島或是香港逛街走巷。

今早收到大姊的信, 說她已經受不了我們父母的對待, 問我的意見。 為我和我哥都已經逃離跟父母交集的意念, 只能告訴大姊有些事情是無藥可救。 雖然我們三個都想要跟父母保持很溫暖的關係, 但是長久以來的經驗讓我們必 去面對這個事實。 很多台灣朋友會唸我這點, 為在台灣一般家庭教育環境體制下的小孩,寧願接受一輩子的苦,而不願意拋棄跟父母的關係, 但是在這裡我得承認,有些方面是不能跟絕大部分台灣人同步走。

posted by 潑猴 at 11:52 pm  
Nov 20 2008

39歲的夢

39

三采文化最近出了一本書叫做 ‘1-100歲的夢’, 而裡面有我在下這一隻小猴子代表39歲的角色。我還沒有收到書, 為他們寄錯地方; 之前還以為他們是隨便選人。 但昨天晚上跑到 品書局翻一下, 結果沒想到裡面倒是有許多名人!他們還要我再與他們合作呢。

天氣果然變冷了, 我的電影漸漸快要完成了, 腦袋自然而然轉到離開溫暖的水簾洞而往外去旅游之意念。 日本和西班牙都有入選。 有正確的消息我在這會通知大家, 萬一有讀者住在目的地的話, 可能要麻煩帶路一下。 為最近要花點錢買新的攝影器材, 所以口袋里的金錢可能沒兩塊, 但是應該 跑一兩趟。

posted by 潑猴 at 3:14 am  
Apr 16 2008

馬祖之旅

coincidence歡迎各位來自臺北畫刊四月份里面關于我寫的文 的朋友。 我自己都還沒有看到他們怎么寫我, 但是至少沒有人來著罵我, 所以應該還好吧。

我最近生活有點亂, 為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從馬祖回來照了六百多張照片要慢慢處理, 日本的紀錄片還沒配樂。 當然, 隨時還有電影剪接的挑戰在等著我。 再說,這禮拜喉嚨很不舒服, 一直咳嗽。還好, 樂團是暫時休息, 為我們團長在大陸跟生祥表演。不然我真的就忙不過來就是。

馬祖很好玩。 清明節放的那三天假都在那里玩。 為我寧可坐船, 我和一位大學同學搭了晚上十點從基隆港出發的臺馬輪,隔天早上六點多到了南竿島。我在網路上找到的鼎鑫民宿在復興村, 海景很不賴。 房子很新, 老板和家人非常友善。復興村里有間餐廳叫做姨媽老店, 是一間百年前蓋的木屋, 老板娘陳小姐非常愿意講馬祖的歷史和那邊好玩。 我們在馬祖的時候, 常常在她那吃飯, 喝茶,談天說地。

第一天下雨, 所以就探索復興村和介壽村附近的地方。 第二天去座渡輪去北竿騎機車環繞那個島。 第三天一樣探索南竿。 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小村, 跟臺灣不一樣的建筑與寺廟。雖然早上霧很濃, 但是白天天氣還不錯。 最后 為濃霧的關系, 禮拜天的飛機被取消了, 所以只好坐禮拜一早上的船回臺灣。現在才知道往馬祖的飛機常常有這種問題。

little. yellow. temple.在明明不是臺灣的馬祖, 當地人講的不是閩南語, 而是福州話。 島群上都是山, 沒什么平地可以弄稻田, 所以釣魚之外那邊的人民只能 旅客跟阿兵哥求生。那邊的石 屋 在 海的山坡, 感覺像希臘小村卻沒有刷白氣。當地的菜葉不錯吃, 但是他們所謂的 ‘老酒’ 對我來講跟紹興酒一樣難喝。整個島群上濃濃軍地的味道讓我有點懷念當兵的時代, 雖然今天的阿兵哥跟我當兵的時候差好幾百T,現在有些阿兵哥是志願役系統來的,聽他們講待遇與福利都非常好。

雖然很好玩, 但是 為每次去玩照太多, 所以我電影完成之前不應該再去旅行, 不然真的什么事情都不做不到。

posted by 潑猴 at 12:18 am  
Jan 30 2008

逃避的計劃

travel為了逃避碧潭每年過年二十四個小時習慣放川流不息的炮引起的的夜未 世界, 我今年過年就決定去日本玩。 為那邊的天氣可能非常冷, 而且我很喜歡在大都市拍照, 所以兩個禮拜前買了東京來回票一張, 二月一日去十二日回臺。跟天氣冷有什么關系呢? 為我猜那邊如果真的受不了的話,可能會想臨時找一些室內廣 避難一下 (老是在逃避的感覺)。 為準備去旅游的關系, 我已經買了一些旅游用的東西, 例如新的背包, 新的外套, 相機的讀卡機, 鞋子, 等東西。 鞋子是 為我現在穿的鞋走路的時候老是在出一種奇怪的聲音, 象小孩子穿的鞋, 但是我一買新的鞋子之后, 舊的馬上安靜下來。 真可笑。莫非是舊的嫉妒新的而 此反 也不一定。

我們樂團上禮拜六晚上在安和路巷子里面地下室的酒吧Sappho表演。 里面的氣氛很不賴, 最后觀眾都在我們前面跳舞。 后來有一位戴帽子的黑人小姐贊美我彈的盆子。 那時候已經很晚, 回家已經快四點了, 而且第二天要去朋友家錄音。 錄音之后跑去一家哈爾濱餐廳跟Prince RoySpicy GirlMark和Wayne吃飯。 那邊的菜真不錯吃, 雖然我沒辦法吃辣。這時候我真的很累, 但是還跟他們去另外一家新開的餐廳玩游戲。 玩一 Scrabble之后感覺實在太疲倦,就搭捷運回家。

禮拜一早上起來的時候感覺非常不舒服, 流鼻水,  痛,  暈。 糟糕! 過幾天要出國呢!我那天早上跑去橋對面的診所看看醫生拿藥包, 打電話跟老板說我不進去辦公室, 就在家里養病, 想快一點恢復。 今天禮拜三, 感冒有好一點, 但是還沒有完全好。 非常希望去日本之前可以完全康復。不然怕到那邊經過那么冷的天氣感冒會又回來。

如果 在東京或知道東京有什么特別好玩的地方可以跟我講一下。 除了八日去看看宮崎駿的博物館之外, 我 本沒有什么計劃, 只想在東京燦爛的霓虹燈下拍到一些新鮮的畫面, 探索到一些陌生的境界。

posted by 潑猴 at 11:56 am  
Sep 19 2007

沖繩

上禮拜參 公司旅游, 坐游輪去日本的外島沖繩。 禮拜天中午到基隆港上船, 一天後到那霸。 在那里過兩天一夜之后, 就回來。

在船上時, 除了跟一兩位同事聊天之外, 幾乎都沒有 其他人相處。 住的是單人房, 隨時帶相機與一本書。相機可以照相, 還有動態攝影的功能, 可以記錄旅行的經驗。 書是候陪我吃飯的好伙伴。 船上的飯實在是太好吃, 而且都是自助餐。 為小時候爸媽都叫我一定要把飯吃完,所以每次都吃太多。我認為邊吃飯邊看書, 是生活的一種大享受。

船上有一群流氓。 他們不管是吃飯, 游泳, 打牌, 走路, 呼吸, 等活動中, 都非常會吵鬧, 但是沒有人敢對他們怎么樣。這個船已經完全臺灣化了。反正, 客人永 沒有錯, 不是嗎?

到了那霸, 上岸去, 我就躲著那些旅游團, 自己跑去市中心逛街。 看到那里 為剛下雨而充滿光芒的小巷子和電光的霓虹燈, 心里感到好快樂。終于找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可以好好的探索!已經很久沒有這樣。 那霸是一個干凈, 整齊, 現代化的大都市, 而且感覺不像日本其他地帶, 反而比較輕松的感覺。 雖然那邊的漢字我都看得懂, 但是 為當地人不懂英語和國語, 本無法與他們溝通。我就一個人走著,走著, 邊走邊照相。 在捷運站找到一把壞掉的雨傘。

那天晚上走到深夜, 腳酸了才坐計程車會船上睡覺。

第二天跑去那霸的首里城 看一下。 從那邊跟著捷運線走回來。 我在想, 也許沖繩是日本里面最像臺灣的地方。 也許日本人看臺灣是中國里面最像日本的地方吧? 不管怎樣, 我認為我應該多去探索日本其他地方。 沖繩引起了我對它的好奇。但是我一定要學一點日文才對, 不然沒辦法自主旅游。

那天是禮拜二。 下午回到船上準備回臺灣。 回去的旅程中, 我提起勇氣來 船上餐廳的一位好帥的廚師講話。 他是非魯賓人, 年紀跟我差不多。 名字叫做 ‘快樂’, 為當他母親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 感覺很快樂。 我跟他講我能體會這種感覺。 但是接下來的話我就沒有講出來。

回到臺灣的感覺十分奇怪, 好像被推下來的感覺。 沒有人想上去看進基隆港的風景。臺灣被污染幾乎抹掉了。我坐火車回家的時候, 本沒有往外面看。 這個現象讓我想到當初選擇中文而沒有選日文。 如果那時候選日文的話, 今天的我會不會座相反的旅行, 從日本到臺灣, 好好的換一個新環境? 搞不好喔。

posted by 潑猴 at 6:23 am  
Jul 30 2007

海洋音樂祭

我在電視上!前一陣子有去海洋音樂祭跟查勞與巴西瓦里一起表演。 那天從一大早一直玩到半夜, 感覺 不錯。 下午還去查勞朋友的店沖浪。雖然我在海邊長大, 但是我 本不會沖浪。晚上回去福隆那邊準備表演的時候, 發現路都塞滿了, 到最后差一點來不及上臺表演。照片是電視上播的畫面,我在查勞后面。

上臺時候口有點干燥。我從來沒有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表演過。 大概有十幾萬人在 。當 看到張震與崔健, 為他們 在那邊表演。阿嶽在我們旁邊走來走去, 常常跑廁所, 邊看電視邊跳舞。 崔健一直躲在他的棚子里面練習, 最后準備上臺之前才出來向我們揮手。他真的很贊, 但是為了避免賽車, 我們必 要提早離開那邊。 好可惜。

最近天氣慢熱, 但是我們臺灣一個臺風還沒有遇過。好在我樓下有個游泳 可以舒舒服服的用來解散外面的熱氣。

我們今年的公司旅游是座游輪到沖繩島, 九月初要去幾天。 不曉得在船上能做什么, 但是至少到那邊可以去探索一下陌生的地方。好久沒有這樣。 我也希望下個月可以去看看馬祖島群, 但是有可能需要等到九十月才方便去。最大的旅游目的地是歐洲, 但是這個大工程可需要龐大的經濟能力和放長假的可能性。明年再說吧。有一點想吧西班牙文再學好一點再去, 但是目前 本沒有時間去學這么多東西。

朋友有建議我買新的床墊, 所以我買了一張記憶泡棉床墊。 睡的并不是很舒服, 甚至好幾天沒睡好。 雖然我慢慢習慣它, 但是過了一個多月之后還不是很習慣, 所以這幾天會把它退貨。

這個禮拜在看哈利波特系列最后一本書, 覺得還不錯看。看完還有好幾本書在等待我的眼光。

posted by 潑猴 at 11:52 am  
Jun 05 2007

梅雨季

最近每天下大雨。 我依然忙著一些關于創 類的事情, 但是每次往外踏步會腳濕濕的回來。

忙些什么呢?片子剪到一個大概的形, 但是我們後制作的部分還要 強下去至少幾個月的時間。 為片長過于兩個半小時, 所以必 考慮把一些鏡 卡掉。 很可惜的是: 那些片段包掛花很多時間與力量拍到的鏡 。但是真的無法道。 前兩個周末都在從新配音, 利用這個機會改善演員年臺詞的氣氛。除了剪接的工作之外, 還要配音, 弄音效, 音樂, 特效, 等等之類的大工程。希望至少來得及 名一些國內外的影展。這部片子完成之后, 應該開始發展下一部片子。 下一部想拍一部完全臺灣的片子。 大概的故事已經飄在腦海里面, 只剩下一些小細節而已。

電影的事情之外, 我們樂團也陸陸續續準備出唱片。 團長說已經只差兩三首歌而已。明后天我會跟一位原住民歌手朋友,查勞 (Chalaw), 合作,在他將會出的唱片里面吹小號。 如果 利的話, 希望到今年年低或明年年初的時候, 我可以看到三 工程完成: 就是電影上 , 唱片出售, 還有我的書的英文版上柜。但是如果只有三分之二而已的話, 我也會十分滿足。還有一件事情: 旅游。 對我來講, 旅游很重要。 九月的時候我會跟公司旅游坐船到小琉球玩四五天, 但是我可能還要自己去馬祖島群玩, 或去香港或日本大都市玩。但是經濟非常有限, 所以要提前考慮清楚才行。

這陣子突然注意到向我揮手打招呼的人增 了好幾倍。甚至有陌生人在大街小巷跟我握手。 原本以為是 為我們樂團的關系, 但是朋友傳簡訊給我;原來是公共電視在重播他們拍關於我的廣告片段!他們應該警告我一聲, 免得令我懷疑背后有什么名人偷偷跟我走。

我這個夏天應該也增 我的運動量, 持續的打羽毛球, 練拳, 騎腳踏車, 游泳, 還有避免亂吃東西, 熬夜, 讓自己變健康一點。如果沒有運動的話, 血液循環會變慢, 一直想睡覺而睡不著。每晚聽著下雨的聲音慢慢入睡。

posted by 潑猴 at 11:47 pm  
Nov 01 2006

大陸

去大陸玩了十一天, 回來就說服掉那個困在小房間裡面的壓力感. 雖然上海給我滿好的印象, 我在北京反而覺得不太舒服. 這有可能是 為我在往北京的火車上就開始感冒, 但是北京的空氣的確是我愈過最糟糕. 每次呼吸舌 感覺上面有一層灰塵. 北京的舊建築沒有上海的漂亮, 而且 本找不到所謂的 ‘市中心’. 北京的建築與馬路太大. 北京的人們反而感覺好小. 北京表面上在做搖滾精神, 但上海的心理保留過去的爵士文化.

那短短十一天就拍了數百張的照片, 差不多半小時的影片跟好幾片網路日記的英文文 . 但是回到台灣之後, 事情還是要徹徹底底的處理掉. 包含拍片, 音樂團的表演和工作的責任. 年底前需要完成的事情不少, 所以我又要開始做大忙人了.

聽朋友講說有一些’老外’寫中文網路日記的線上比賽. 其實, 大部分時間聽到中國人讚美這種現象並不是真真的誇獎, 而是表示他們的驚訝, 就像突然發現一隻狗會做政治理論分則, 而且做的還不賴!

posted by 潑猴 at 4:52 pm  
Sep 29 2006

台北到上海/北京

今天下午, 受到朋友答應幫我代辦的好消息時, 立即打電話給旅行社叫他們幫我訂一張台北到上海/北京到台北的來回票. 我打算在上海逗留幾天, 再座火車到北京去. 許多方面來講, 這次旅行是一個沒人試過的大實驗: 一位外表長得很像西方人卻拿者台胞證的旅客到中國大陸會遇到甚麼樣的反應與對待? 不管怎樣, 希望海關至少會讓我進去, 不然的話買票的錢就浪費掉了.

訂了票, 心情就自然好起來了; 我終於要好好的休假, 去我沒有去過的神秘所在探險. 這種說法是否聽起來有點離譜? 哎, 不管了. 反正這個消息令我高興得睡不著覺.

如果各位有住在上海或北京, 而且想配我在那兒逛街, 幫我介紹一下 熟悉的底盤的話, 就寫個email給我吧!

posted by 潑猴 at 6:23 pm  
Jan 27 2004

回新竹

今年過年好好玩. 我回新竹看看這邊的家人, 大家團結在一起的感覺真不錯, 氣氛很好. 新竹變了不少, 市中心都從新設計過. 初二去宜蘭邊玩邊看一間道教裡面的主廟. 從台北開車一至塞車塞到宜蘭, 天氣又冷又下雨. 但是離開台北的感覺不錯, 東部的空氣較新鮮. 以後決定多抓機會去那邊玩, 到處去兜兜風. 但是現在並不曉到底要怎樣. 再說吧.

新年快樂!

猴年行大運!

posted by 潑猴 at 3:3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