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agao's Chinese Journal

潑可潑, 非常潑

Oct 10 2012

街頭攝影師<林道明, 台灣>

‘森爸的街頭攝影誌’ 這個網站有介紹攝影師, 街頭攝影, 等話題,最近有一篇訪問我的文章, 歡迎大家看一下:

前陣子在Facebook街頭攝影社團裡注意到一位攝影師的作品,林道明,他是位有著美國面孔,拿著台灣身分證的美裔台灣人,他雖然有著美國臉孔,但卻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在台灣當過兵,甚至寫了本在軍中生活體驗的中文書。

林道明在20歲的時候來臺當交換學生,從此愛上台灣,回美國之後開始存錢,畢業回到台灣後花了一翻工夫,放棄了美國籍,拿到台灣身分證,他移民到台灣已經20幾年了。我們走在台北的路上常常都在嫌棄台北很髒亂,地又不平,但在他眼中的台北是美的。我想他比大部份的台北人都熟悉台北,也比很多台灣人都對這塊土地更有熱情及認同感。以下是我對林道明的訪談。

請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出生於美國,但入籍後24年來多半的歲月都是生活在台灣,平常喜歡掃街拍照,也常與幾位喜愛音樂的朋友們一起玩音樂,也因如此我們成立了”泥灘地浪人”的爵士樂團。

請介紹一下 “Burn My Eye” group

Burn My Eye 的社團 http://www.burnmyeye.org,是我們幾位在flickr裡Hardcore Street Photography的攝影同好所組成的社團,我們主要負責的成員除了我還有其他兩位HCSP的管理員,我們希望透過彼此的合作,讓參與我們攝影的同好夥伴們,在相互切磋的平台裡技巧更加精進,同時也可以在討論區讓大家一起分享彼此的作品。

我們組合BME至今已參加過兩次大型的攝影展。歷經各方的指教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寶貴的經驗。

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

我喜歡瞬間突發的畫面,雖然可遇而不可求,但卻是我隨性漫遊在街頭最有樂趣的享受,尤其人與環境之間所構成的協調或不協調都正是我最期待的特寫畫面。

街頭攝影對你的意義?

平時我較不擅於言詞,但街頭攝影卻無形的成了我與生活週遭的橋梁,讓我有更多的接觸與互動,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

你如何形容自己的攝影風格?

其實我從未考量我的攝影風格是什麼,我只是盡情的捕捉一些呈現在我觀景窗中,不論是有趣或是一些讓我能想像的畫面。所以我不會想被局限在所謂的「風格」上。

最喜歡的街頭攝影師,為什麼?

太多了!在台灣我很欣賞鄧南光先生及黃伯驥先生的作品。而西方的攝影師有Cartier-Bresson,Koudelka,Eggleston,Doisneau,Erwitt, 等大師。

最滿意的一張作品是哪一張? 為什麼?

其實這個問題有些尷尬,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在追求下一張更精采的作品,所以你問我最滿意的照片是哪一張,我只能回答應該是下一張吧!

街頭攝影時遇過的困難

對於稍縱即逝的畫面反應不夠快或是受場地限制。

街頭攝影時遇過難忘的事

幾年前我在東京新宿街拍時,巧遇日本攝影大師森山大道老師正在街頭拍照,雖然當時我們沒有當面接觸,但我拍下他當時攝影專注的神情,幾年後他被應邀前來台北演講,我特別將他的照片納入我的攝影集裡,他非常意外的收到我的禮物。

對想要開始街頭攝影的朋友說的話

只要願意給自己一個自我放逐街頭的機會,流浪探險所帶回來的照片絕對是難得珍貴的寶。

以上是我對林道明的訪談,下面還有一段關於林道明的內容我很喜歡,截取自「閱讀台北」的網站內容。

“15歲生日收到一台單眼相機的禮物後,林道明就迷上了攝影,他最愛拍的主題是城市夜景,尤其是剛下雨的臺北,閃著迷迷濛濛的光芒,這時路燈、霓虹燈、大樓玻璃帷幕以及柏油路面的反光,使得他鏡頭下的臺北有種超現實、如夢似幻的美。林道明說:「很多人說我把臺北的醜拍得很美,可惜大多數人對臺北抱持負面的看法,以致他們看不到我在其中發現的美。」

林道明眼中臺北的美是巧合而來,不是人為造做出來的美,他說很多國際城市的美是經過規劃設計的,但是臺北的美是自然美,是在天時、地利、人和下顯現出來的美。臺北的美還是一種亂中有序的感覺,由很多不同的面貌、不同的感覺摻雜一起,而且也跟攝影師當下的心境有關。他曾經用隨身攜帶的小相機捕捉到很美的瞬間,但是他日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用專業相機拍攝,拍出來的照片就是感覺不對,所以說要拍出好照片還非得各種因緣俱足不可。

林道明很喜歡塞了很多東西的狹窄巷弄,在裡面探索總是會發現一些驚奇。他喜歡士林、萬華一帶,那裡的小巷弄就像是寶窟,要走進去才能知道裡面藏了什麼寶貝。他眼光獨到,甚至臺灣隨處可見的纜線、鐵窗,在晚上看來也有種「異常」的美。

臺北人看臺北人 臺北什麼人都有

問林道明對臺北人有什麼看法,他直言:「你叫臺北人形容臺北人,這樣我的回答會不客觀。」在他看來,臺北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就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啦!

林道明發現臺北人的住宅有不少的窗戶,但是常用櫥櫃擋住窗外的視線,由此他觀察到臺北人比較少往外看,對週遭的環境較漠然,他建議臺北人不要侷限在自己小小的空間裡,也不要一直去想自己的問題,學著往外看,人人都把生活空間往外擴大後,整個大環境就會改善,困擾自己的問題也就微不足道了。

林道明歡迎大家上他的「潑猴的日記」網站 poagao.org,裡面有中、英文兩個部落格,還有他拍攝的照片,如果對他拍攝的照片感興趣,還可到六張犁的「復古花瓶」餐廳欣賞他的大作,他希望以「攝影」會友,和大家分享他鏡頭下的城市搜奇。”

以上是台灣攝影師林道明的訪問,我覺得看了他的照片會有馬上想出去拍照的衝動,我們每天習以為常的台北也能有這麼多有張力的故事性畫面。謝謝林道明願意分享他在街頭攝影的一些想法及經驗。以下是他的作品網站及相關網站。

Burn My Eye:http://www.burnmyeye.org/tclin/bio/

Flickr:http://www.flickr.com/photos/poagao/

街頭攝影Flickr社團:攝膽包天 筆筆街市: http://flickr.com/groups/gutsyisland/

posted by 潑猴 at 10:53 pm  
Dec 14 2011

多元包容台灣情 我們都是台灣人

posted by 潑猴 at 3:33 am  
Sep 07 2011

攝影與人生

最近我一直在思索一個問題,生活與攝影是怎樣的一個關係。我每天會依著不同的心情攜帶不同的相機出門,有時拍底片,有時拍數位,有時拍單眼,有時拍傻瓜,為的只是能紀錄生活週遭有趣的人事物或意想不到的故事,所以我喜愛的攝影方式一直都是隨性、沒有目標、不受拘束或預設的。或許我想表達的是一種現象,或許是合諧的光與影,或許是一個故事,亦或許是一個幽默的情結。那都是傳達我眼中的一種映像。

我攝影的作風及美的觀點也許與許多人的表達方式不同,但我認為攝影單純就是一種藝術的表現,也是表達自我想法的一種方式,所以每一個畫面應該是擷取於自己週遭豐富的生活經歷。這樣的作品會顯現出一種自然生活的本質,當然也是獨一無二的畫面。

一直以來我非常不喜歡跟隨著別人的鏡頭找尋靈感,因為那永遠都不是自己想表達的想法,所以有時總覺得為什麼有些人會一窩蜂的追逐一些攝影人的作品,不斷的複製再複製,以為自己的攝影技巧已經突飛猛進,但卻萬萬沒想到自己仍然還是停留在初學的模仿階段,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最終會放棄攝影的原因,因為從來都沒有發現攝影真正的樂趣是要融入在自我豐富的週遭生活。

放下惱人的光圈問題、快門問題、哪台相機才合適自己的問題,盡情的用心去拍攝去享受,你會發現原來我們忽略的才是最美的畫面。

posted by 潑猴 at 12:08 pm  
Aug 25 2009

攝影的瓶

最近對於攝影有些許的想法提出來與大家分享;記得小時候我非常熱愛照相,不論是家庭聚會亦或是旅遊,每當家人需要拍照,我總是家中唯一公認的小小攝影師, 為我拍的照片出錯機率比別人少一些, 所以久而久之我就變成家中專屬的攝影師。

15歲那一年的生日,父母送了我一台夢寐以求的 Pentax K1000 單眼相機,讓我隨心所欲的去拍攝自己喜歡拍的東西,那是一台全手動的傳統相機,快門、光圈、對焦一切都必 自己手動操作,而且底片的ISO當然也不能像數位相機隨意更改。那台相機幾乎是伴隨著我成長,它豐富了青少年時期的我,也帶給我許多快樂的時光。

2001年的那一年,我跟許多愛好攝影的同好一樣,對於新出爐的數位相機產生好奇感而深陷數位世界的迷思之中,竟然毫不留情的把伴隨我多年的老友Pentax及其它傳統單眼相機一併給賣掉,全換成了數位式相機。直到這幾年有位朋友他把父親留給他的萊卡M3借我試拍及鑑賞,我才深深發現傳統相機所拍出來的質感是如此的真實自然,原來我失去的不僅僅是伴隨我多年的老朋友,我也失去了對於傳統相機創作的那一份熱 ,這真是一大損失呀!最近我心血來潮的買了一台二手的萊卡M6搭配35mm f2的 Summicron 鏡 ,希望能找回我往日的那一份創 力。

或許是 為愛上了 Henri Cartier-bresson 的街拍作品,也可能是我平時拍多了夜景而缺乏了一種活力,這一陣子我開始練習拍街上的人物。雖然拍人像有很多方式,攝影棚裡面大燈下面拍人像是一種,而我卻偏好拍攝的是日常生活當中形形色色的人所表現出來的自然表象。

不過到目前為止我所拍攝的作品,仍然還是少了從前構圖的美感,有時為了拍攝剎那間出現的畫面,但往往卻來不及顧及構圖的美感;有時想捕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表情卻很難改變光線的位置。就這樣,原本以為可以轉變攝影的新觀念反而讓我的作品陷入困境而變的好無趣。看看別人拍攝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物景象,我更開始懷疑這個方向是否能讓我的攝影變得更生活化。最近有一位朋友善意的向我提起有關我近期上傳的照片”不美了”,尤其是在台北街道所拍攝的作品,他說 “台北我們都很熟,如果 拍的街上的人,跟我眼睛看到的沒有什麼不同,那如何吸引我呢?”這真是當 棒喝重重的一擊呀!

雖然突 瓶 是很重要的,不過我想應該還是要持續把街拍及風景拍好,拍出自己專屬的風 ,我會再想想到底要往何處發展.

雖然我不算是很專業的攝影師,但是依然有很多欣賞我作品的朋友甚至有 商購買的我的作品。老實說,我寧可如此也不要像攝影業者一般,一直聽客戶的無聊要求或假裝關心別人結婚照裡面數不完的某某親朋好友是否拍的 漂亮。今後我應該儘量把作品簡單化,尤其是上傳網路小解析度的作品。

posted by 潑猴 at 2:37 am  
May 18 2009

近半年

2009年已經快要過一半了, 好久沒有在這寫東西。 繁瑣的電影剪輯暫告一段落, 最近又開始編輯台灣饅 美國兵的英文板, 試圖準備在國外出版。 另外, 這一陣子又開始跟另一個新的樂團合作。 雖然音樂表演的形態與風 異於以往的表演, 但是至少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及相互切磋不同曲風的新 域 。

今年春天氣溫似乎比較緩和一點, 以往忽冷忽熱的現象已減少許多, 但是這幾天的天氣又悶悶的。 昨天晚上打完羽球後,請了一些球友到我家來坐的時候, 突然有一位球友看到一隻我平日最恐懼的蟑螂, 經過一陣追殺,但是最後它還是逃的無影無蹤。 今天早上準備把所有角落的蟑螂屋換掉。 老 也好,螞蟻也好, 壁虎都受歡迎, 但是蟑螂我是忍不住一定要消除。

照片已經嚴重的落後。 我簡直是照得太多, 沒有太多的美國時間去處理那麼多的照片。 上最近學一些photoshop技巧之後, 花在編修照片的時間又增 不少。我看只有一個解決方法…….就是 對自己的作品更 挑剔, 稍微不合 的作品暫時不去理會。 還好, 前一陣子買的萊卡m6機身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適合的35mm或50mm鏡 。 連過年去法國、西班牙的照片都還沒有貼上去。 更何況在那裡拍的旅遊影片就不用想了。

雖然今年過年才出國, 但最近又想出國玩幾天。 每次出國都是為了配合過年的長假,這次絕對不要再選擇冷冷的天氣出國, 不然每次身體都包的像一隻北極熊一樣去玩!明年打算去寮國看看王子同學, 但是今年還是想去附近的日本島或是香港逛街走巷。

今早收到大姊的信, 說她已經受不了我們父母的對待, 問我的意見。 為我和我哥都已經逃離跟父母交集的意念, 只能告訴大姊有些事情是無藥可救。 雖然我們三個都想要跟父母保持很溫暖的關係, 但是長久以來的經驗讓我們必 去面對這個事實。 很多台灣朋友會唸我這點, 為在台灣一般家庭教育環境體制下的小孩,寧願接受一輩子的苦,而不願意拋棄跟父母的關係, 但是在這裡我得承認,有些方面是不能跟絕大部分台灣人同步走。

posted by 潑猴 at 11:52 pm  
Dec 12 2008

野草屎

我家后面有一座山叫做和美山。 我平常每天早上會爬上去練拳, 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 欣賞美景,動動身體等。 那個步道常常有人在走, 但是晚上常常看到一群年輕人騎著機車上去,背一些東西,也不知道干什么。

現在知道了:

草莓屎

他們懶得自己爬上去, 懶得把垃圾丟到垃圾桶里面, 懶得做任何環保的動作。 果然是標準的’草莓‘。 但是除了懶惰以外, 他們笨到什么地步呢? 他們竟然把烤肉的火點燃在木板上! 懶歸懶, 但是這些白癡真是腦子長了芒果了。 哎, 難道這就是我們這國家的未來嗎? 真是難以相信。 我以前就說過, 大家所看到的臺灣就是所有的臺灣人做出來的。再怎么說, 最后只能怪我們自己。

posted by 潑猴 at 3:50 am  
Nov 20 2008

39歲的夢

39

三采文化最近出了一本書叫做 ‘1-100歲的夢’, 而裡面有我在下這一隻小猴子代表39歲的角色。我還沒有收到書, 為他們寄錯地方; 之前還以為他們是隨便選人。 但昨天晚上跑到 品書局翻一下, 結果沒想到裡面倒是有許多名人!他們還要我再與他們合作呢。

天氣果然變冷了, 我的電影漸漸快要完成了, 腦袋自然而然轉到離開溫暖的水簾洞而往外去旅游之意念。 日本和西班牙都有入選。 有正確的消息我在這會通知大家, 萬一有讀者住在目的地的話, 可能要麻煩帶路一下。 為最近要花點錢買新的攝影器材, 所以口袋里的金錢可能沒兩塊, 但是應該 跑一兩趟。

posted by 潑猴 at 3:14 am  
Nov 07 2008

銀牌

前幾天坐捷運時接到一通馬祖來的電話, 說我的作品得了那邊比賽的銀牌還有一張佳作。 為那個網站不讓我直接貼網 網址, 我就把內容抓到這邊來:

Yima doors“馬祖之美攝影比賽 蘇建安「馬祖之劍」獲得金牌
 【本 訊】縣府文化局主辦之「2008馬祖之美攝影比賽」歷經五個多月的作品徵選,參賽作品如雪片般飛來,千餘件的作品也讓工作人員煞費整理功夫,十一月三日在文物館邀請專家進行評選工作,由蘇建安的「馬祖之劍」獲得金牌:評審表示,能代表馬祖的地標,極具有在地色彩及陽剛氣息, 上孩童燦爛的笑容,構成整體溫馨畫面,馬祖已成為世外桃源的快樂天 。

馬祖風景之美,特別適合攝影家小試身手,縣府文化局已經連續舉辦攝影比賽,都獲得廣大的迴響,今年的「2008馬祖之美攝影比賽」,從五月二十一日公佈至今,歷經五個多月的徵選後,參賽作品從全國各地紛湧而至,超過一千件的參賽作品,讓活動熱鬧不已。

十一月三日文化局邀請攝影專家在文物館進行公開評選工作,二位評審來自台灣,一位為本地人,選出金牌一名、銀牌兩名、銅牌三名、佳作二十名及入選二十名,共四十六件得獎作品。

獲獎作品評審評語部分,金牌獎「馬祖之劍」,極具在地色彩及陽剛氣息,能代表馬祖的地標,配上孩童燦爛的笑容,生動活潑,神顏捕捉,構成溫馨的畫面,馬祖已成為世外桃源的快樂天 。

銀牌獎「開門見山」,昏黃的木門與屋外層疊交錯的屋厝山巒,藍冷色調對比之中顯現靜謚,作者透過畫面傳達馬祖人開門見山爽朗直接的性 ,令人玩味;另一銀牌獲獎「古窗美景」,評審以為打 平常構圖,把閩東傳統建築特色顯現,但背景的色彩鮮豔飽和。

銅牌部分,「文武門神」色彩表現最好,具有立體感,光線從側邊進入,技巧佳,但在一般的寺廟常見到此類雕刻,如能呈現馬祖特色,增 環境交代,作品更 成熟充實;「洞口的釣客」北海坑道水光粼粼,對比於洞外的波濤洶湧有一股寧靜和內斂,正好有釣客在洞口整理釣竿,坐在畫面的終點,意外的有禪意,雖是黑白照片,光影層次豐富,畫面呈現張力;而「市 一隅」取材新穎有趣味,色彩豐富表現市集的多樣,亦顯現馬祖生活的一面,角度由上往下拍,構圖寫實特別,雖少了光影變化,但很有油畫之感覺。

文化局表示,所有得獎者都已專函寄出通知,也感謝所有人的參 ,作品優秀的不在少數,評審的抉擇也很艱難,希望大家再接再厲,明年再見。

2008馬祖之美攝影比賽得獎名單如下-

金牌獎:「馬祖之劍」,蘇建安。

銀牌獎:「古窗美景」彭寶全、「開門見山」林道明

銅牌獎:「洞口的釣客」劉文祥、「市 一隅」張照煥、「文武門神」陳昇沅。

red stone house佳作獎:「相遇」劉文祥、「暑假騎車樂」洪永 、「佑」陳建勳、「路衝」林道明、「芹壁風情」李澤宗、「芹壁聚落」張 非、「依嬤的店」沈炎煌、「津沙

古厝」劉明臣、「晒魚卦」曾坤城、「欣欣向榮」廖耀宗、「福澳月色」余姮、「北竿慶擺瞑」李俊緯、「祈福」黃建華、「魅力無限」江 美、「金童舞春風」張進翁、「芹壁風情畫」陳清枝、「百年神廟」李美華、「浪花之美」孔世龍、「老牆」張群宗、「羈縛」王君霖。

入選獎:「醇酒留香」詹瑞 、「福正之美」洪永 、「柳暗花明」楊修中、「守家的老人」李弘志、「洞裡乾坤」劉綵潔、「芹壁村」陳鳳 、「芹壁聚落」陳治平、「影」陳昇沅、「牽伴」李澤宗、「燈塔」王承威、「遺留的傳統建築」潘志宏、「戰地殘影」黃賢正、「 然芹壁」游 霖、「無懼的釣客」劉文祥、「坂里之美」沈炎煌、「 彈步道」陳鳳 、「芹壁村之美」陳朝陽、「一片天」李語慈、「吐水魚」蘇 珍、「海角邊境(一)東莒風情」張為淨。”

posted by 潑猴 at 3:54 am  
Aug 31 2008

笑話

昨天吃晚飯的時候我朋友跟我講一個不錯的笑話:

學 上英文課的時候,老師叫小明用 ‘Elephant‘ 在一句話里。 小明想了一下之后,就說:

“陳水扁elephant多錢!”

哈!

快要九月了。 不敢相信時間過得這么快, 都差不多入秋了。 但是說實在, 秋天是我最喜歡的季節, 而且九月聽說會發布很多新上市的電子產品。天氣, 光線, 都是秋天最好的時候。可惜的是我片子還沒剪完, 但是應該快了吧 (這句話寫了n次了!)

posted by 潑猴 at 1:11 am  
Aug 25 2008

減碳之道理

最近 為中秋節的來 許多人在建議大家不要烤肉,原 是為了健康和減碳的作用。 但是想想看, 中秋節一年一次, 但是燒近紙幾乎每天都在燒。 我朋友寄了這篇文 , 很有趣:

“燒衣紙的起源,居然是紙商的促銷宣傳伎倆﹗

故事是這樣的︰東漢時代的蔡倫,是紙張的發明人,他憑著獨有的技術,開辦了一間 紙 。一個姓尤的秀才,苦讀多年仍考不上舉人,只好轉行,當了蔡倫的門徒,學習做紙的技術。蔡倫死後,尤秀才繼承其紙 。儘管當了老闆,但紙張在那時代是新玩意,用的人不多,有錢人寫字,用的仍是竹簡或絹布,一般老百姓,更不會花錢買紙。尤秀才的紙賣不出去,生活極為困苦。

不久,為營業額發愁的尤秀才,憋出病來,不久就一命嗚呼。他妻子哭得死去活來,卻礙於家境清貧,買不起陪葬品,就乾脆把滯銷的紙張,一把火燒掉,當成陪葬﹗

尤家於是找了個人,每天在尤秀才的靈前燒紙,燒到第三天,秀才忽然「翻生」,更大叫︰「快燒紙給我﹗」街坊以為是屍變,均大驚走避。尤秀才這才娓娓解釋,燒掉的白紙,去到了地府,全變成銀紙﹗他藉此跟閻王贖身,獲釋放回陽間,可以繼續做人﹗

人死焉能復生,這不過是秀才與妻子合謀的詭計﹗然而,街坊都信以為真,此習俗於是流傳開去。有位富翁不以為然,質疑用真金白銀陪葬,豈不更實在﹖尤秀才果有急才,即指出墓中陪葬的金銀,數十年後開棺,依然是完好無缺,這代表了﹕「祖先帶不走」,只有是燒掉的紙錢,才可到達地府﹗自此,尤秀才的紙 生意滔滔。故事有另一版本,情節大同小異,只是主角變成了蔡倫的弟弟蔡莫,而「裝死矣的是蔡莫的妻子﹗故事說,弟弟的 紙技術沒有哥哥般到家,只得用這怪招騙人買紙﹗

是耶﹖非耶﹖四千年文化, 燒衣而「翻生」的只有一人(也只是生意翻生),習俗竟流傳千古,沒人懷疑,真怪事也﹗”

可惜的是, 為我這張臉, 每次提起這個話題時, 回答只有一個: “ 們不會了解我們臺灣人的習俗!” 所以,我只能講一句話: 燒金紙時, 便跟祖先要求一個健康, 空氣新鮮, 環保的環境, 為 的作為, 恐怕將會很需要這方面的幫忙。

posted by 潑猴 at 11:10 pm  
Next Page »